作者後記

我很愛這個故事,裡面幾乎所有人物我都很喜歡。說起來是有點舍不得結束的,但我意識到再發展下去,可能會變成政治小說,而我寫作當時的能力尚不足以駕馭這麼龐大的題材,所以決定最後用三回的篇幅把它完結。

作為我第一部小說,這個故事最早是以十回的短篇架構設計的,所以很早的就把成人場景的最高潮寫出來了(笑!)好吧!說實話!這個故事的出發點就是這個場景,威嚴的市長反而被潦倒的隨扈給性侵,這種衝突感讓我著迷,於是有了故事的開始。

我真受不了自己,明明是純肉的開端,最後卻寫出愛來,市長忍不住為隨扈蓋了被子,而且在故事的開頭和最後,分別蓋了兩次的被子,對我來說,蓋被子(而不是掀被子)就是愛的表示。市長對隨扈的愛已經很明顯了,如同局長對科長的愛一樣,但是,他們彼此之間的男性之愛,卻是淡淡的,不肉欲的,對我來說這種愛更深刻動人(所以我真能寫純肉嗎?)

是不是?有種愛,沒有什麼所謂的高潮,也沒有什麼所謂的結果,但卻真真切切的存在著呢?這個故事就是在說這樣的愛,這是一篇似有若無的淡淡的愛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們,這些雄壯強健的男人們,他們逆流而上,足堪告慰支持他們前行的,唯有淡淡的愛而已。

淞山 敬上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