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未成年閱讀!1修訂四稿

你現在看到的是淞山正在寫作中的稿件,尚未完成,可能隨時修改,且可能與最終完稿不同,提前刊登以便讀者能夠追蹤淞山寫作情況。


1

陽光終於露臉了,穿透茂密的林葉,灑落在漆成墨綠色的木製窗格。

“太好了!待會下班不用冒雨回家了!”他心裡想。

此刻的他坐在辦公室裡,掛在牆上的時鐘指向下午四點四十五分。

這是星期五的傍晚,接下來就是週末,他興奮的在心裡規劃週末的出遊….

其實,他的同事們早就跑光了,辦公室裡只剩下他一個,誰叫他是資歷最淺的新進員工呢?只能乖乖等到五點準時下班。

這個辦公室不但窗戶是木頭做的,就連辦公桌和椅子都是木頭的,四張辦公桌上都堆滿公文,空氣裡飄浮著發霉潮濕的味道,牆上掛了一幅孫中山的畫像,說明了這是一棟有年歲的歷史建築。

這是藏身在台北郊區連綿無盡山裡的神秘機構….安全局,職司各種情報蒐集,等同於美國的FBI,或者就像是英國的007情報員。

今年是他考進安全局的第二年,身分是”調查員”,隸屬於綜合科第二組,負責的是”內部考核”,也就是槍口向內,調查政府公務員的忠誠職守。

政府官員是否徇私舞弊?是否吃裡扒外?是否私生活不檢點?都要由他們進行詳盡調查之後彙整給層峰參考。

就在這時候,電話響了。

電話在快下班的時候響起,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然,是科長叫他到辦公室。

“就是這個,你回去研究一下資料!”科長把厚厚一疊人事檔案扔到桌上!

科長年紀六十多歲,戴著無框眼鏡,臉很胖,眼睛很圓,有一隻朝天鼻,可以看見兩個大鼻孔,但嘴巴卻很小,長得有點像…老鼠….。

按理說以科長這麼老的年紀,早該高升了,所以顯然是升不上去。

這種”升不上去”讓科長成天緊張兮兮的,總是拿著上級的雞毛當令箭,喜歡把小事化大。

其實科裡的同事都知道,科長只是想保住位置順利退休而已。

“層峰警衛組的組長出缺,上級的意思就是要他,你去調查清楚!”科長嘟起了嘴,很嚴肅的說,”….這是甲級檢核!包括他的身體狀況,私生活,交往情況,一樣不能少!”

他皺起眉頭,翻開那本厚厚的人事檔案….一張男人的半身照映入眼簾….

方頭大臉,濃眉….看起來的第一印象是”老實”,但仔細看,卻是”內斂”…..眼睛有股傲氣,濃眉和高聳的大鼻子勾勒出來的臉給人一種”鐵腕作風”的印象。

照片底下的文字寫著:吳啟明,警職,48歲,分局長。

果然,他的直覺是對的。

他雖然沒有見過吳啟明分局長,但鼎鼎大名卻如雷貫耳,吳啟明分局長是警界知名的鐵漢,以強悍作風大舉掃蕩賭場和堂口,黑道幫派俱皆聞風喪膽。

盛傳吳啟明分局長會在這次警界人事調動榮升市警局長,沒想到卻直接三級跳到中央,擔任層峰的警衛組長。

“吳啟明分局長?這?有必要對他做甲級檢核嗎?”他疑惑的問。

甲級檢核是安全局裡最高層級的調查項目,針對特定對象進行滴水不漏的最嚴謹且全面性的調查,所有的相關情資都是寧濫勿缺,愈多愈好,通常只適用在最高層級的政府官員身上。

”層峰的警衛組長”這個職位雖說非常重要,但通常不到需要甲級檢核的程度,特別是對於吳啟明分局長這樣聲名在外的警官來說,甲級檢核確實有點過頭了。

“層峰最近才剛上任,外界雜音很多,因此對於安全非常重視,特別是身邊的人,一定要調查清楚!”科長瞪起眼睛,嘴巴因為嘟起來的原因看上去有點尖,肥胖的身軀穿著白襯衫,挺直了腰桿坐在辦公桌後頭,嚴肅的強調,”….我們千萬不能有閃失!”

“可是….吳啟明…..應該不會有問題吧?”他心裡其實是懷疑科長又在小題大作,反正直接採用最高層級的甲級檢核,累的又不是科長,累的是他….他心裡暗暗叫苦,看來週末假期要加班了。

科長皺起眉頭瞪著他,沒有再說話。

他雖然還想辯解,希望能夠降低調查層級,但看到科長的表情,也只好默默吞了。

他拿起了吳啟明分局長的人事檔案,朝科長鞠躬之後,就轉身走出了科長辦公室。

他並不是一個熱愛工作的調查員,之所以從事這份工作,純粹只是貪圖公職的穩定飯碗而已。

他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像資深同事那樣,以調查案件為由,成天在外面鬼混。

他猜測,就是因為他是辦公室裡資歷最淺的調查員,所以”甲級檢核”這種最辛苦的工作就落到他頭上….公家機關就是這樣。

擺在他面前的是大量的工作,他必須按照”甲級檢核”的標準作業程序,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完成檢視,並且提供照片影片或者數據資料佐證。

他雖然暗暗叫苦,但為了早點完成工作,一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仍然立刻翻開檢核表。

首先第一個項目就是體格檢測,這裡需要填入目標對象的身高體重年齡等基本資料,還要檢附體檢報告。

他埋首在電腦前面,專注的敲打鍵盤….

他進入安全局的內部系統,查詢到吳啟明分局長的身分證號以及健保卡號碼,然後再駭進健保局的雲端資料庫,調閱裡頭的健保檔案。

電腦螢幕刷的出現一排的資料,都是吳啟明分局長的醫院掛號看診紀錄。

牙科….洗牙….

眼科….角膜紅腫…..

有了!體檢報告!

吳啟明分局長在兩個月前剛剛在某大醫院做過例行的體檢。

電腦顯示,吳啟明,48歲,身高178,體重85公斤…..會不會太胖了點?

還是,壯?

身為調查員,他的工作是負責收集資料,並不負責判讀,所以吳啟明分局長究竟是胖還是壯?跟他沒有關係。

他悠閒的吹著口哨,把電腦上的資料儲存下來。

血型,O型。

體檢報告顯示…..三酸甘油酯,稍微貼近臨界值。

低密度脂蛋白含量,還行….

血糖濃度….正常。

體檢報告顯示,吳啟明分局長是相當健康的中年男人,應該足以勝任層峰的警衛組長這份工作。

他把吳啟明分局長的體檢報告一項項登錄進甲級調查的資料檔案裡。

但接下來必須填入的項目就讓他傻眼了….

精液檢查?

他皺起眉頭盯著電腦螢幕,在駭進去的醫院病歷系統當中翻找。

….沒有。

吳啟明分局長沒有做過精液檢查。

甚至,甲級檢核當中還必須填入一個項目:性別。

身分證和健保卡確實都顯示吳啟明分局長是男性。

只是,他身為調查員,不能只依賴這種間接證據,他必須根據第一手的檢測報告。

但,從沒有任何一份體檢報告針對吳啟明分局長的性別做檢查。

他煩躁的翻開桌上的人事檔案。

吳啟明,男,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兒子16歲,女兒15歲。

從人事資料看來,吳啟明分局長的性別沒有問題,精液更沒有問題,畢竟都生兩個小孩了。

他敲打鍵盤,在甲級調查檔案裡的性別欄目寫了”男”並且按下”輸入”。

嗶!電腦系統立刻顯示警告”請上傳佐證資料”!

什麼鬼?

他再按了一次輸入!

嗶!電腦系統再次跳出警告訊息!

不行!除非檢附佐證資料,否則電腦系統拒絕輸入!

他必須取得足以佐證吳啟明分局長是男性的第一手資料!

他垂頭喪氣的癱躺在椅子。

難道就連性別都要佐證嗎?

雖然聽起來荒謬,卻有其道理。

在當今這個性別平等的時代,任何性別都有機會高升重要職務,但重點在於誠實,天知道會不會有人假冒性別?

如果真有人假冒性別,身為安全局必須掌握真相,層峰也必須掌握真相。

否則如果先被外界爆料才後知後覺,安全局的情報能力就會遭受質疑了!

科長搞不好就會丟官了!就沒辦法領到退休金了!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科長要小題大作了!

問題是,他如何驗證吳啟明分局長的性別?以及….精液?

身為合格的調查員,他必須取得眼見為憑的第一手證據。

這也就是說,他必須親眼驗證吳啟明分局長的性別特徵。

講白話就是,他基於職責,必須親眼看到吳啟明分局長的男性生殖器。

除此之外,他必須取得吳啟明分局長的精液。

除非,他可以找到相關的醫院報告,但,沒有。

醫院的病歷系統裡找不到吳啟明分局長的精液報告,更找不到性別報告。

這很正常,因為很少有人會去做這方面的檢測。

他必須親眼目睹吳啟明的男性生殖器,但吳啟明可不是普通的路人,而是警界有名的鐵漢,是個分局長,要怎麼才能夠看到分局長的男性生殖器呢?

此刻的窗外,天色已經暗了,空無一人的辦公室裡,只有他的桌上還亮著燈。

無奈之下,他拿起了電話,打給科長。

“怎麼了?快講!我在開車!”科長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就連科長都下班了,準備過週末了…..

他按捺內心不滿,好聲好氣的說,”科長,甲級調查的表格有性別還有精液這些….這可以略過吧?”

“怎麼略過?你都來局裡兩年了!每個檢查項目要附檢驗資料你不知道嗎?”局長的聲音很嚴厲!

“可是….怎麼附啊?我查了醫院病歷,沒有…..”他無奈的說。

“什麼都要我教?要你幹什麼!”

“可是….”他還想再講,卻聽到電話那頭傳來嘟的掛斷聲,科長已經把電話掛了。

“幹你娘!臭雞巴!”他對著話筒罵!砰!的一聲摔掉電話!

憑甚麼星期五傍晚臨時丟個任務就要他加班?

但,氣歸氣,問題還是得解決。

是否可以捏造命令,要求吳啟明分局長再做一次體檢,然後在裡頭安插生殖器和精液檢查?

問題是,吳啟明分局長在兩個月前剛做過身體檢查,相隔這麼短時間,很難不落痕跡的要求吳啟明分局長再檢查一次。

對,不落痕跡,這是他們安全局的行動準則。

雖然對目標人物進行了滴水不漏的考核,但一切都必須在不落痕跡的情況下進行,絕對不能讓當事人察覺。

他煩躁的拉開抽屜,取出調查員的工具包,心事重重的走出了辦公室。

他開著車,穿梭在週五夜晚的車水馬龍,前往吳啟明分局長所在的警察局。

他不能確定吳啟明分局長還在辦公室,他也不確定自己能做什麼,但他只能試試看。

身為調查員,很多時候只能邊走邊看,到現場再隨機應變。

這間分局是位在舊市區的核心位置,周圍是非常熱鬧的老商圈,商店餐館櫛比鱗次,摩托車汽車擁擠在馬路上。

他把車停在遠處的停車場,徒步走到這座警察分局。

這是一棟瘦高的十層大樓,灰色的外觀,懸掛著偌大的警徽圖案。

他走到了分局門口,朝裡頭張望。

兩三個警察圍坐在值班台聊天,沒人注意到他,警察局旁邊停放十幾輛警用摩托車,還有幾輛警車。

許多路人走過他身邊,有老太太,有帶小孩媽媽,還有行色匆匆的男人。

這是星期五晚上七點多,大部分的人都趕著回家或者赴約。

他從工具包裡取出了一個小方盒,不動聲色的走到警局門口的電線桿,把小方盒黏到電線桿,並且確認小方盒上的圓洞對準分局的門口。

他承認自己有點鬼鬼祟祟,而且覺得自己有點偷偷摸摸,但調查員訓練班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為了更高的”價值”,為了”安全與發展”。

沒有錯,吳啟明分局長即將負責的是至關緊要的層峰安全工作,為了確保吳啟明分局長是可靠且忠誠的人選,這些調查是必要的。

這就是所謂的”必要之惡”吧?

他回到了車上,關起車門,打開了手提電腦。

電腦螢幕出現了小方盒拍攝到的即時影像。

有個結束勤務的交通警察回來了,走進了警局大門,站在值班台和其他警察講話。

那個警察滿年輕的,戴著警帽,穿著亮黃色反光背心,還有警察制服。

小方盒傳回的高清解析度畫面,可以清楚看到反光背心上面寫著”警察POLICE”。

還不錯,滿清晰的。

這是局裡的最新設備,X光解析儀,可以遠距以X光透視歹徒是否攜帶武器。

這是他第一次用這個機器,為了測試,他按下了解析按鈕。

電腦畫面出現了一個紅色十字。

他俐落的用手指滑著操控板,把十字標記移動到那個交通警察身上,並且快速的用手指點了兩下。

電腦發出了嗶嗶的聲音,沿著那名交通警察的身體輪廓,出現了一個紅框,把那個交通警察框起來。

緊接著,X光投射出去了。

那個交通警察的警帽瞬間變成一個模糊的影子,露出了裡頭被壓扁的頭髮。

那個交通警察身上的反光背心連同警服都成為模糊的影子,露出了短袖T恤形狀裹住的身體。

當然,憑藉常識就知道,那不是短袖T恤,而是短袖內衣。

這時候,警褲也成為兩條模糊的長形影子,露出了一條四角短褲,還有從短褲裡伸出的兩腿….

那當然不是四角短褲,而是四角內褲。

鞋子也不見了,但能隱約看到是穿著襪子。

那名交通警察,被模糊的衣褲影子裹住,露出穿著短袖內衣,四角內褲,還有襪子的身形。

X光透視儀最大的問題是,影像都是黑白的。

雖然可以辨識那名交通警察穿的內衣內褲形狀,但看不出顏色,也看不到圖樣。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重點在於生殖器,只要能夠看到男性生殖器就夠了,這樣至少就能通過外觀證明,這名交通警察是一名生理男性。

他俐落的操作電腦,把X光調到最強。

有了!

那名交通警察原本的警帽和警服警褲還有皮鞋,變得更淡,幾乎快要不見了,而內衣內褲和襪子也淡了。

那名交通警察的身體輪廓清晰浮現出來。

隨著那名交通警察把身體朝向門口,身體正面也跟著出現在畫面裡。

手臂是細的,胸部是寬的,凹下去的是腰,鼓起來的是屁股和腿。

腰間有一個黑色的方塊…..應該是皮帶頭,因為是金屬材質,所以無法透視。

皮帶頭底下還有一條豎直的黑線….應該是褲鏈,是金屬製成的,也無法透視。

在那條褲鏈底下….有一團….亮白色的東西….由長條形的亮白色,加上圓團狀的亮白色組成,一大包的亮白色….

顯然,這應該就是生殖器,但,看不清楚細節。

他焦急的操作電腦,試圖調整影像的對比度和飽和度,但沒辦法,這個影像就是黑白的,再怎麼調整就只有濃淡的差別而已。

那個交通警察褲鏈底下那包亮白色,就只是一包亮白色。

雖然心知肚明那無疑就是男性生殖器,但看不出陰莖的具體樣貌,也看不出陰囊的細節。

如果真的有人假冒男性,在褲襠裡塞進一個東西呢?

通過X光檢測的粗糙影像,是無法分辨的。

就在這時候,那名交通警察突然轉身朝向裡頭,而且抬起手臂,看起來像在行警察的舉手禮。

從裡頭走出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戴著警帽,穿著警服,打著高階警官的領帶,胸口別著閃爍金光的徽章。

那個男人器宇軒昂,有著兩道濃眉,看起來朝氣蓬勃。

是吳啟明分局長!

他連忙滑動手指,把電腦螢幕上的紅十字對準吳啟明分局長,快速敲了兩下。

嗶嗶!

吳啟明分局長身上的警帽警服領帶和警褲迅速變得模糊,露出了內衣和內褲!


#1

阳光终于露脸了,穿透茂密的林叶,洒落在漆成墨绿色的木制窗格。

“太好了!待会下班不用冒雨回家了!”他心里想。

此刻的他坐在办公室里,挂在墙上的时钟指向下午四点四十五分。

这是星期五的傍晚,接下来就是周末,他兴奋的在心里规划周末的出游….

其实,他的同事们早就跑光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谁叫他是资历最浅的新进员工呢?只能乖乖等到五点准时下班。

这个办公室不但窗户是木头做的,就连办公桌和椅子都是木头的,四张办公桌上都堆满公文,空气里飘浮着发霉潮湿的味道,墙上挂了一幅孙中山的画像,说明了这是一栋有年岁的历史建筑。

这是藏身在台北郊区连绵无尽山里的神秘机构….安全局,职司各种情报搜集,等同于美国的FBI,或者就像是英国的007情报员。

今年是他考进安全局的第二年,身分是”调查员”,隶属于综合科第二组,负责的是”内部考核”,也就是枪口向内,调查政府公务员的忠诚职守。

政府官员是否徇私舞弊?是否吃里扒外?是否私生活不检点?都要由他们进行详尽调查之后汇整给层峰参考。

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

电话在快下班的时候响起,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是科长叫他到办公室。

“就是这个,你回去研究一下资料!”科长把厚厚一叠人事档案扔到桌上!

科长年纪六十多岁,戴着无框眼镜,脸很胖,眼睛很圆,有一只朝天鼻,可以看见两个大鼻孔,但嘴巴却很小,长得有点像…老鼠….。

按理说以科长这么老的年纪,早该高升了,所以显然是升不上去。

这种”升不上去”让科长成天紧张兮兮的,总是拿着上级的鸡毛当令箭,喜欢把小事化大。

其实科里的同事都知道,科长只是想保住位置顺利退休而已。

“层峰警卫组的组长出缺,上级的意思就是要他,你去调查清楚!”科长嘟起了嘴,很严肃的说,”….这是甲级检核!包括他的身体状况,私生活,交往情况,一样不能少!”

他皱起眉头,翻开那本厚厚的人事档案….一张男人的半身照映入眼帘….

方头大脸,浓眉….看起来的第一印象是”老实”,但仔细看,却是”内敛”…..眼睛有股傲气,浓眉和高耸的大鼻子勾勒出来的脸给人一种”铁腕作风”的印象。

照片底下的文字写着:吴启明,警职,48岁,分局长。

果然,他的直觉是对的。

他虽然没有见过吴启明分局长,但鼎鼎大名却如雷贯耳,吴启明分局长是警界知名的铁汉,以强悍作风大举扫荡赌场和堂口,黑道帮派具皆闻风丧胆。

盛传吴启明分局长会在这次警界人事调动荣升市警局长,没想到却直接三级跳到中央,担任层峰的警卫组长。

“吴启明分局长?这?有必要对他做甲级检核吗?”他疑惑的问。

甲级检核是安全局里最高层级的调查项目,针对特定对象进行滴水不漏的最严谨且全面性的调查,所有的相关情资都是宁滥勿缺,愈多愈好,通常只适用在最高层级的政府官员身上。

”层峰的警卫组长”这个职位虽说非常重要,但通常不到需要甲级检核的程度,特别是对于吴启明分局长这样声名在外的警官来说,甲级检核确实有点过头了。

“层峰最近才刚上任,外界杂音很多,因此对于安全非常重视,特别是身边的人,一定要调查清楚!”科长瞪起眼睛,嘴巴因为嘟起来的原因看上去有点尖,肥胖的身躯穿着白衬衫,挺直了腰杆坐在办公桌后头,严肃的强调,”….我们千万不能有闪失!”

“可是….吴启明…..应该不会有问题吧?”他心里其实是怀疑科长又在小题大作,反正直接采用最高层级的甲级检核,累的又不是科长,累的是他….他心里暗暗叫苦,看来周末假期要加班了。

科长皱起眉头瞪着他,没有再说话。

他虽然还想辩解,希望能够降低调查层级,但看到科长的表情,也只好默默吞了。

他拿起了吴启明分局长的人事档案,朝科长鞠躬之后,就转身走出了科长办公室。

他并不是一个热爱工作的调查员,之所以从事这份工作,纯粹只是贪图公职的稳定饭碗而已。

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像资深同事那样,以调查案件为由,成天在外面鬼混。

他猜测,就是因为他是办公室里资历最浅的调查员,所以”甲级检核”这种最辛苦的工作就落到他头上….公家机关就是这样。

摆在他面前的是大量的工作,他必须按照”甲级检核”的标准作业程序,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完成检视,并且提供照片影片或者数据资料佐证。

他虽然暗暗叫苦,但为了早点完成工作,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仍然立刻翻开检核表。

首先第一个项目就是体格检测,这里需要填入目标对象的身高体重年龄等基本资料,还要检附体检报告。

他埋首在电脑前面,专注的敲打键盘….

他进入安全局的内部系统,查询到吴启明分局长的身分证号以及健保卡号码,然后再骇进健保局的云端资料库,调阅里头的健保档案。

电脑荧幕刷的出现一排的资料,都是吴启明分局长的医院挂号看诊纪录。

牙科….洗牙….

眼科….角膜红肿…..

有了!体检报告!

吴启明分局长在两个月前刚刚在某大医院做过例行的体检。

电脑显示,吴启明,48岁,身高178,体重85公斤…..会不会太胖了点?

还是,壮?

身为调查员,他的工作是负责收集资料,并不负责判读,所以吴启明分局长究竟是胖还是壮?跟他没有关系。

他悠闲的吹着口哨,把电脑上的资料储存下来。

血型,O型。

体检报告显示…..三酸甘油酯,稍微贴近临界值。

低密度脂蛋白含量,还行….

血糖浓度….正常。

体检报告显示,吴启明分局长是相当健康的中年男人,应该足以胜任层峰的警卫组长这份工作。

他把吴启明分局长的体检报告一项项登录进甲级调查的资料档案里。

但接下来必须填入的项目就让他傻眼了….

精液检查?

他皱起眉头盯着电脑荧幕,在骇进去的医院病历系统当中翻找。

….没有。

吴启明分局长没有做过精液检查。

甚至,甲级检核当中还必须填入一个项目:性别。

身分证和健保卡确实都显示吴启明分局长是男性。

只是,他身为调查员,不能只依赖这种间接证据,他必须根据第一手的检测报告。

但,从没有任何一份体检报告针对吴启明分局长的性别做检查。

他烦躁的翻开桌上的人事档案。

吴启明,男,已婚,育有一子一女,儿子16岁,女儿15岁。

从人事资料看来,吴启明分局长的性别没有问题,精液更没有问题,毕竟都生两个小孩了。

他敲打键盘,在甲级调查档案里的性别栏目写了”男”并且按下”输入”。

哔!电脑系统立刻显示警告”请上传佐证资料”!

什么鬼?

他再按了一次输入!

哔!电脑系统再次跳出警告讯息!

不行!除非检附佐证资料,否则电脑系统拒绝输入!

他必须取得足以佐证吴启明分局长是男性的第一手资料!

他垂头丧气的瘫躺在椅子。

难道就连性别都要佐证吗?

虽然听起来荒谬,却有其道理。

在当今这个性别平等的时代,任何性别都有机会高升重要职务,但重点在于诚实,天知道会不会有人假冒性别?

如果真有人假冒性别,身为安全局必须掌握真相,层峰也必须掌握真相。

否则如果先被外界爆料才后知后觉,安全局的情报能力就会遭受质疑了!

科长搞不好就会丢官了!就没办法领到退休金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科长要小题大作了!

问题是,他如何验证吴启明分局长的性别?以及….精液?

身为合格的调查员,他必须取得眼见为凭的第一手证据。

这也就是说,他必须亲眼验证吴启明分局长的性别特征。

讲白话就是,他基于职责,必须亲眼看到吴启明分局长的男性生殖器。

除此之外,他必须取得吴启明分局长的精液。

除非,他可以找到相关的医院报告,但,没有。

医院的病历系统里找不到吴启明分局长的精液报告,更找不到性别报告。

这很正常,因为很少有人会去做这方面的检测。

他必须亲眼目睹吴启明的男性生殖器,但吴启明可不是普通的路人,而是警界有名的铁汉,是个分局长,要怎么才能够看到分局长的男性生殖器呢?

此刻的窗外,天色已经暗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只有他的桌上还亮着灯。

无奈之下,他拿起了电话,打给科长。

“怎么了?快讲!我在开车!”科长的声音有点不耐烦。

就连科长都下班了,准备过周末了…..

他按捺内心不满,好声好气的说,”科长,甲级调查的表格有性别还有精液这些….这可以略过吧?”

“怎么略过?你都来局里两年了!每个检查项目要附检验资料你不知道吗?”局长的声音很严厉!

“可是….怎么附啊?我查了医院病历,没有…..”他无奈的说。

“什么都要我教?要你干什么!”

“可是….”他还想再讲,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嘟的挂断声,科长已经把电话挂了。

“干你娘!臭鸡巴!”他对着话筒骂!砰!的一声摔掉电话!

凭什么星期五傍晚临时丢个任务就要他加班?

但,气归气,问题还是得解决。

是否可以捏造命令,要求吴启明分局长再做一次体检,然后在里头安插生殖器和精液检查?

问题是,吴启明分局长在两个月前刚做过身体检查,相隔这么短时间,很难不落痕迹的要求吴启明分局长再检查一次。

对,不落痕迹,这是他们安全局的行动准则。

虽然对目标人物进行了滴水不漏的考核,但一切都必须在不落痕迹的情况下进行,绝对不能让当事人察觉。

他烦躁的拉开抽屉,取出调查员的工具包,心事重重的走出了办公室。

他开着车,穿梭在周五夜晚的车水马龙,前往吴启明分局长所在的警察局。

他不能确定吴启明分局长还在办公室,他也不确定自己能做什么,但他只能试试看。

身为调查员,很多时候只能边走边看,到现场再随机应变。

这间分局是位在旧市区的核心位置,周围是非常热闹的老商圈,商店餐馆栉比鳞次,摩托车汽车拥挤在马路上。

他把车停在远处的停车场,徒步走到这座警察分局。

这是一栋瘦高的十层大楼,灰色的外观,悬挂着偌大的警徽图案。

他走到了分局门口,朝里头张望。

两三个警察围坐在值班台聊天,没人注意到他,警察局旁边停放十几辆警用摩托车,还有几辆警车。

许多路人走过他身边,有老太太,有带小孩妈妈,还有行色匆匆的男人。

这是星期五晚上七点多,大部分的人都赶着回家或者赴约。

他从工具包里取出了一个小方盒,不动声色的走到警局门口的电线杆,把小方盒黏到电线杆,并且确认小方盒上的圆洞对准分局的门口。

他承认自己有点鬼鬼祟祟,而且觉得自己有点偷偷摸摸,但调查员训练班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为了更高的”价值”,为了”安全与发展”。

没有错,吴启明分局长即将负责的是至关紧要的层峰安全工作,为了确保吴启明分局长是可靠且忠诚的人选,这些调查是必要的。

这就是所谓的”必要之恶”吧?

他回到了车上,关起车门,打开了手提电脑。

电脑荧幕出现了小方盒拍摄到的即时影像。

有个结束勤务的交通警察回来了,走进了警局大门,站在值班台和其他警察讲话。

那个警察满年轻的,戴着警帽,穿着亮黄色反光背心,还有警察制服。

小方盒传回的高清解析度画面,可以清楚看到反光背心上面写着”警察POLICE”。

还不错,满清晰的。

这是局里的最新设备,X光解析仪,可以远距以X光透视歹徒是否携带武器。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个机器,为了测试,他按下了解析按钮。

电脑画面出现了一个红色十字。

他俐落的用手指滑着操控板,把十字标记移动到那个交通警察身上,并且快速的用手指点了两下。

电脑发出了哔哔的声音,沿着那名交通警察的身体轮廓,出现了一个红框,把那个交通警察框起来。

紧接着,X光投射出去了。

那个交通警察的警帽瞬间变成一个模糊的影子,露出了里头被压扁的头发。

那个交通警察身上的反光背心连同警服都成为模糊的影子,露出了短袖T恤形状裹住的身体。

当然,凭藉常识就知道,那不是短袖T恤,而是短袖内衣。

这时候,警裤也成为两条模糊的长形影子,露出了一条四角短裤,还有从短裤里伸出的两腿….

那当然不是四角短裤,而是四角内裤。

鞋子也不见了,但能隐约看到是穿着袜子。

那名交通警察,被模糊的衣裤影子裹住,露出穿着短袖内衣,四角内裤,还有袜子的身形。

X光透视仪最大的问题是,影像都是黑白的。

虽然可以辨识那名交通警察穿的内衣内裤形状,但看不出颜色,也看不到图样。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因为重点在于生殖器,只要能够看到男性生殖器就够了,这样至少就能通过外观证明,这名交通警察是一名生理男性。

他俐落的操作电脑,把X光调到最强。

有了!

那名交通警察原本的警帽和警服警裤还有皮鞋,变得更淡,几乎快要不见了,而内衣内裤和袜子也淡了。

那名交通警察的身体轮廓清晰浮现出来。

随着那名交通警察把身体朝向门口,身体正面也跟着出现在画面里。

手臂是细的,胸部是宽的,凹下去的是腰,鼓起来的是屁股和腿。

腰间有一个黑色的方块…..应该是皮带头,因为是金属材质,所以无法透视。

皮带头底下还有一条竖直的黑线….应该是裤链,是金属制成的,也无法透视。

在那条裤链底下….有一团….亮白色的东西….由长条形的亮白色,加上圆团状的亮白色组成,一大包的亮白色….

显然,这应该就是生殖器,但,看不清楚细节。

他焦急的操作电脑,试图调整影像的对比度和饱和度,但没办法,这个影像就是黑白的,再怎么调整就只有浓淡的差别而已。

那个交通警察裤链底下那包亮白色,就只是一包亮白色。

虽然心知肚明那无疑就是男性生殖器,但看不出阴茎的具体样貌,也看不出阴囊的细节。

如果真的有人假冒男性,在裤裆里塞进一个东西呢?

通过X光检测的粗糙影像,是无法分辨的。

就在这时候,那名交通警察突然转身朝向里头,而且抬起手臂,看起来像在行警察的举手礼。

从里头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戴着警帽,穿着警服,打着高阶警官的领带,胸口别着闪烁金光的徽章。

那个男人器宇轩昂,有着两道浓眉,看起来朝气蓬勃。

是吴启明分局长!

他连忙滑动手指,把电脑荧幕上的红十字对准吴启明分局长,快速敲了两下。

哔哔!

吴启明分局长身上的警帽警服领带和警裤迅速变得模糊,露出了内衣和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