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雪 1(简体中文)

1948年冬天,国共内战到了最后关头,国民党上将之子在副官的护送下,冒着风雪赶去与父母会合搭船到台湾,风雪交加的路程上,他们遭遇残忍的强奸,红军的俘虏,和恐怖的酷刑,最终揭露出不为人知的惊人秘密!

启程

1948年11月的冬天,江苏徐州大雪纷飞的街上,黑衣男子快步急行,停在一座大宅前猛力敲门。

男人极为俊秀的脸上,着急的冒汗,槌打着门。

高大威猛的军官开了门,惊喜喊着“元庆少爷!‘

“赵副官?”王元庆急忙进门往里走”爸妈呢?”

“都好!”赵副官提着王元庆行李箱跟在后头说”老爷和夫人等不到您,先去上海了!”

王元庆停下着急的脚步,在飘雪院子里,担忧的看着赵副官。

“红军快进城了!”赵副官黝黑的脸,紧张的低声说”老爷身分太敏感,得先走!您要赶紧到上海跟老爷夫人会合,搭船去台湾!”

“台湾?”王元庆惊讶的说,雪花飘上他俊朗的脸。

---

国共内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北平清华大学读书的王元庆接到爸妈发来的电报,就马不停蹄赶回徐州老家,没想不到爸妈却先一步离开了。

王元庆的父亲,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王崇恩上将,黄埔军校二期毕业,追随蒋介石从北伐一路打到抗战,因为蒋介石下台,而回到徐州老家。

时局剧变,北方迅速陷入赤色,飘着五星红旗的军队兵临徐州城外,王崇恩将军只好急忙带着夫人离开,留下最信任的赵副官接儿子到上海团聚。

王元庆环顾飘雪的院子,妈妈总抱着他在院子等爸爸回家,爸爸长年在外打仗,逢年过节回不了家,就会派着赵副官带年货和家书回来。

‘好好读书!男儿志在四方!’家书里,爸爸总是这么写着。他计划清华大学毕业后就到美国留学,但在兵荒马乱的时代,人的命运远非自己能掌握。

赵副官从年轻时就跟着爸爸出生入死打仗,总说爸爸救过他的命,恩重如山。每回他来总是穿着毕挺的军装,赵副官身体散发出泥沙夹杂尘土的咸味,跟妈妈身上的温软甜香如此不同。

十几名佣人已经ㄧ字排开站在院子里,齐声喊着”少爷!”

王元庆淡淡的点点头,进了屋里,赵副官在后斥喝‘快去泡茶!’‘给少爷下碗面!’随后跟进屋站在王元庆身边。

’咱们怎么去上海‘王元庆在大厅坐下来,看着赵副官,淡淡的问。

’火车不通了,我开小汽车载您去‘赵副官恭敬的回答。

40多岁的赵副官,山东临沂人,虽然年纪比王元庆要大很多,但在规矩森严的将军府,王元庆身为将军独子有不可侵犯的权威,

“咱们这样的人家,得长幼有序,上下有别”妈妈总是这么说。

佣人小心翼翼端上茶,王元庆吹气喝了一口,皱着眉问’什么茶?⋯’

‘毛⋯⋯毛尖⋯⋯’佣人结结巴巴的说。

赵副官走过啪的一耳光甩到佣人脸上,甩出五个血红的指印。

‘换铁观音!’赵副官不耐烦的怒斥。

佣人捂着脸,惊恐万状的下去了。

赵副官站到王元庆身边低声说”少爷莫要见怪,时局不好,佣人的素质不比从前了,小汽车已经准备好,但听少爷随时吩附!”

“明天一早就走”王元庆点点头说。

“是!”赵副官立正站好,举起手行了标准的军礼。

---

清晨漫天风雪中,黑色小汽车喷着白烟,离开了徐州,飞驰在乡野路上,沿途携家带眷的难民不绝于道,风雪中扛着行李举步维艰的步行前进,兵临城下,市民纷纷扶老携幼逃难。赵副官开着小汽车,在一个关卡前被拦下。

“证件!”士兵把枪举高,军帽上挂着青天白日的徽章。

赵副官叼着烟,皱着眉头摇下车窗,拿出一张纸。

士兵接过去看,和旁边的士兵交头接耳一番,又斜眼看了赵副官,再低身往车内看王元庆一眼。

赵副官黝黑的脸不耐烦吼着”还不快放行!”

士兵低声讨论了一下,拿著文件往岗哨里走。

不一会儿,一个矮胖的军官匆匆忙忙从岗哨出来,快步走到小汽车前立正挺胸行礼,把文件交还给赵副官,陪着笑脸说”….没想到您亲自来了”

赵副官不耐烦的挥挥手。

胖军官立刻大喊”把关卡打开!”又转头看了看车子里的王元庆,陪笑的说”这位是…..”

“王将军的长少爷!”赵副官叼着烟回答

胖军官惊恐万分!立刻抬头挺胸立正,行了标准的军礼说“王…王少爷!”

王元庆冷淡的点了点头。

赵副官油门一推,发动黑色小汽车喷着白烟开走了。

风雪中,远方一辆草绿色军用卡车挡在路上。

几十个少年被麻绳捆绑着堆在军用卡车后座,兵士举枪又推着几个少年上卡车。一个少年趁不注意拔腿就跑,被兵士一把拽回来,对着少年拳打脚踢。

“….让我回家!”少年嘴角流着鲜红的血,躺在地上嘶吼”….我娘还在等我…..”

兵士举起枪对着少年,准备扣下板机。

叭叭叭叭!一连串尖锐的汽车喇叭声!

赵副官叼着烟,猛按喇叭,兵士放下枪,转过头来看。

赵副官下了车,穿着翻领军大氅,大走到兵士前面,一脚把兵士踹到地上!

兵士吐出鲜红的血在白色雪地里发抖。

“又抓兵!”赵副官狠狠踩熄了烟,愤怒的说!”把高营长叫来!”

“全都放了!”赵副官对着卡车上的兵士大喊!

“放了!都放了!”远方一名军官高喊着小跑步,来到赵副官面前,立正站好,抬起手行了标准的军人举手礼。

“赵副官…..怎么在这儿见到您?”高营长陪着笑脸说。

赵副官不耐烦的说”全放了!把路让出来!”

“是!”高营长立正站好,抬起手行举手礼。

兵士解开麻绳,少年们跳下卡车,拔腿狂奔进漫天的风雪中。

赵副官叼着烟,用力踩动油门,黑色小汽车喷着白烟开走了,高营长率领全体兵士立正敬礼在后头目送着。

纷飞大雪中,黑色小汽车驶进了山村。

“雪太大了!今天就先在这歇一晚吧?”赵副官转头说。

王元庆点点头。

赵副官在旅店前停下了小汽车,下车小跑步从车尾跑到副驾驶座前,左手打开车门,右手护着车顶,王元庆穿着黑色长大衣,低身从赵副官护着车顶的右手底下,跨出脚下车,走到屋檐下等着,赵副官赶紧再从后座扛出两箱行李带头进了旅店。

“没有房了!”赵副官才刚踏进门槛,掌柜就远远高喊”军爷!今天全客满了!”

王元庆跟在赵副官后头,皱着眉头。

赵副官放下行李箱,跨着大步走到掌柜面前,啪的一声!一块金条放在柜台上。

“….这….”掌柜瞪大眼睛,把金条放进嘴里用牙齿咬了咬,再看了看金条说”那…就把我自己的房间给您挪出来吧!房间挺小的,委屈二位了”

“弄点饭菜!烧热洗澡水!快点!”赵副官不耐烦的说。

“好咧!”掌柜笑着招呼他们往后头走。

---

窄小的房间里靠墙放着一张单人床,床头前摆了张小桌,放了两张小板凳,把两个行李箱摆进去,连走路都很困难。

饭菜都已经上桌了,寒冷的房间里,王元庆穿着黑大衣,夹起一口炖肉。

“小山村比较简陋”赵副官吃完放下筷子说”少爷您将就点,明天咱们就能到宿城了!”

王元庆点点头。

赵副官脱下翻领军大衣挂在墙上,穿着卡其色笔挺的军装,打开行李箱整理,掌柜敲门进来说”洗澡水好了!”

“军爷明早还赶路吗?”掌柜看王元庆也放下筷子,陪笑着进来收拾碗盘”看这风雪!一时半会停不了!”

“雪再大也得走!”赵副官不耐烦的说”天亮以前把早饭准备好!”

“没问题!”掌柜的陪笑的说”热水给您烧在厨房!您早点休息!”端着碗盘退出去了。

王元庆擦了擦嘴就走出门,赵副官立刻放下东西,小跑步跟上,走进屋后的厨房里。

厨房正中央放着一个大木盆,滚烫的开水壶放在炉子上,旁边是一大桶冷水,还有一个炭火盆,火旺旺的烧着,整个厨房温暖如夏。

赵副官拿杓子往大木盆里先加了冷水,再拿起开水壶往里头灌进去,大木盆顿时冒起白烟来。

赵副官穿着笔挺的卡其色军装,在闷热的厨房里满头大汗的说”少爷!水准备好了”

王元庆点点头,没有说话,慢慢的脱掉黑色长大衣,交给了一旁候着的的赵副官。

王元庆再脱掉褐色西装外套,交给赵副官。白色长袖衬衫脱掉,交给赵副官,露出里面的白色短袖内衣。

王元庆抬起手,抓着白色内衣下摆,穿过头,脱掉白色内衣,交给赵副官。

王元庆上半身赤裸的站在赵副官面前。

俊秀的脸被热气蒸出粉色的红晕,雪白胸膛结实健壮,玫瑰粉色的乳头翘在浅米色的乳晕上。

王元庆抬起脚,脱掉了黑色皮鞋。再把黑袜子脱掉,交给赵副官。

赵副官两手捧着王元庆脱下来的衣裤候在旁边。

王元庆弯腰脱掉褐色西装裤,白色四角内裤底下的两条大腿雪白结实裸露出来。

他再弯腰,脱掉了白色四角内裤,阴茎从浓密的阴毛里露出来。

阴茎浅咖啡色的肉条竖出在雪白的皮肤,阴囊小巧皱褶成一包。

王元庆把白色四角内裤交给赵副官,全裸着走到水盆边,浅咖啡色的阴茎晃动着,弯腰试试水温说”凉了!”

赵副官连忙把两手上的衣裤放上橱柜,小跑步到炉边抬来热水壶浇进木盆子里。

“少爷再试试!”赵副官拎着热水壶说。

王元庆点点头,抬起脚跨进盆里,坐了下来,舒出一口长气。

厨房围绕着白色氤氲的蒸汽,王元庆雪白精致的脸上,蒸腾出满头的汗水。

王元庆一边擦洗着,赵副官就走到王元庆换下的衣裤前,捡起内衣裤和袜子,拿到水槽边准备清洗,短发和黝黑的后颈都汗湿透了。

“把军装脱了!”王元庆泡在热水里说喊着,雪白的胸膛上,乳晕被热气蒸成桃红色。

赵副官点点头,解开卡其色笔挺军装衬衫的扣子,粗壮的手臂拉着衣领往外掀,脱掉了衬衫。

白色短挂内衣露出来,黝黑赤裸手臂底下窜出浓黑的腋毛,用力搓洗衣服。

“洗完衣服,过来冲个澡!”王元庆看着赵副官壮硕的背影说 。

“是!”赵副官穿着白色短挂,强健的手臂用力搓洗王元庆的脏内裤,屁股肉两坨浑厚包裹在卡其色笔挺军裤底下,把军裤得鼓胀饱满。

赵副官洗好内衣裤和袜子晾在厨房边上,就穿着短挂内衣走到水盆边,抬起脚脱下军靴,再把黑色军袜脱掉,露出粗实的光脚,脚趾上卷着几根黑色的毛。

“过来!”王元庆躺在热气蒸腾的水盆里说。

赵副官走到水盆边,弯腰听候吩附。

“脚放到水盆上!”王元庆说。

赵副官愣了一下,迟疑的缓缓抬起粗壮黝黑的腿,把光裸的脚掌放上木盆。

王元庆游过来到木盆边,鼻尖凑到赵副官脚掌里深深吸闻起来

‘…少…少爷…”赵副官面红耳赤的说”…没..没洗…”

王元庆没有理会赵副官,继续把俊秀的脸埋进赵副官的光脚里,一整天没洗的脚丫子闷在军靴酝酿一整天,散透浊馊的臭气。

王元庆吸闻着赵副官的脚,一边卷起他军裤的裤脚,露出了黝黑结实的小腿,密密布满黑细的腿毛。

王元庆边揉捏他结实饱满的小腿肚,一边吸闻他的脚指缝。赵副官汗流浃背,面红耳赤的被闻着脚。

王元庆把背靠上木盆,手臂搭在木盆边上说”脱衣服吧!”

赵副官红着脸,站直身子,解开白色短挂的扣子,健壮饱满的胸膛露出来了。

赵副官黝黑结实的胸膛,黑色乳头竖直在黑色的乳晕中,乳头边上密密长满黑毛,两块黝黑胸肉上,散落稀疏的胸毛。

王元庆躺在木盆里,看着赵副官赤裸的上半身,他黝黑的胸膛渗满透明的汗水,白雾的热气蒸腾在厨房里。

赵副官拉下军裤的裤链,抬起腿,把卡其色笔挺军裤脱掉。白色宽大的麻布四角内裤露出来,内裤底下两条粗壮黝黑的腿,长满密密黑色腿毛。

赵副官弯腰正要脱下白色麻布四角内裤,王元庆阻止了说”过来!”

赵副官穿着内裤,走到王元庆面前。

王元庆坐直身子,凑到赵副官的内裤上,隔着麻布嗅闻赵副官内裤的味道,尿骚夹杂咸汗,带着青草泥土的气息。

赵副官站在王元庆面前,被闻着内裤。他健壮的黝黑胸膛上,乳毛汗湿的贴在乳头边,黑色乳头竖立着。

王元庆对赵副官说”转过身去!”

赵副官转身,背对着站立着。

王元庆趴上他的腰,往下掀开赵副官的内裤,露出了雪白浑厚的屁股肉,两坨屁股肉中间窜出一排黑毛。

王元庆剥开屁股肉,凑进鼻子嗅闻赵副官的屁股。

赵副官面红耳赤,又羞又愤的说”…..脏!……”

“客官!热水还行吧!”这时掌柜突然推门进来!一进来就楞住了。

赵副官全身赤裸只穿条露出屁股的内裤,被剥开屁股肉闻着屁股。

赵副官被闻着屁股,转头红着脸对掌柜吼着”出去!”

王元庆继续把鼻子塞进赵副官的屁股里,深深的吸闻他一天没洗的男人屁股里的味道。

掌柜慌忙掩上门,忍不住又看一眼赵副官被闻屁股的样子。

王元庆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舔舐起赵副官长满黑毛的肛门。

赵副官看到掌柜还在偷看,恼羞成怒的痛斥” 还不快滚!”

门轻轻的关上。

王元庆的湿润的舌尖,舔着赵副官的肛门,舌头表面潮湿抚摸过密密麻麻的肛毛。

赵副官一边被舔屁股,一边红着脸再三转头确认紧闭的房门。

王元庆把舌头深入到赵副官肛门吸咂起来。

赵副官忍不住呻吟起来,汗水淌满他黝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