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雪 1

1948年冬天,國共內戰到了最後關頭,國民黨上將之子在副官的護送下,冒著風雪趕去與父母會合搭船到台灣,風雪交加的路程上,他們遭遇殘忍的強姦,紅軍的俘虜,和恐怖的酷刑,最終揭露出不為人知的驚人秘密!

啟程

1948年11月的冬天,江蘇徐州大雪紛飛的街上,黑衣男子快步急行,停在一座大宅前猛力敲門。

男人極為俊秀的臉上,著急的冒汗,槌打著門。

高大威猛的軍官開了門,驚喜喊著“元慶少爺!‘

“趙副官?”王元慶急忙進門往裡走”爸媽呢?”

“都好!”趙副官提著王元慶行李箱跟在後頭說”老爺和夫人等不到您,先去上海了!”

王元慶停下著急的腳步,在飄雪院子裡,擔憂的看著趙副官。

“紅軍快進城了!”趙副官黝黑的臉,緊張的低聲說”老爺身分太敏感,得先走!您要趕緊到上海跟老爺夫人會合,搭船去台灣!”

“台灣?”王元慶驚訝的說,雪花飄上他俊朗的臉。

---

國共內戰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北平清華大學讀書的王元慶接到爸媽發來的電報,就馬不停蹄趕回徐州老家,沒想不到爸媽卻先一步離開了。

王元慶的父親,是國民黨軍事委員會王崇恩上將,黃埔軍校二期畢業,追隨蔣介石從北伐一路打到抗戰,因為蔣介石下台,而回到徐州老家。

時局劇變,北方迅速陷入赤色,飄著五星紅旗的軍隊兵臨徐州城外,王崇恩將軍只好急忙帶著夫人離開,留下最信任的趙副官接兒子到上海團聚。

王元慶環顧飄雪的院子,媽媽總抱著他在院子等爸爸回家,爸爸長年在外打仗,逢年過節回不了家,就會派著趙副官帶年貨和家書回來。

‘好好讀書!男兒志在四方!’家書裡,爸爸總是這麼寫著。他計劃清華大學畢業後就到美國留學,但在兵荒馬亂的時代,人的命運遠非自己能掌握。

趙副官從年輕時就跟著爸爸出生入死打仗,總說爸爸救過他的命,恩重如山。每回他來總是穿著畢挺的軍裝,趙副官身體散發出泥沙夾雜塵土的鹹味,跟媽媽身上的溫軟甜香如此不同。

十幾名傭人已經ㄧ字排開站在院子裡,齊聲喊著”少爺!”

王元慶淡淡的點點頭,進了屋裡,趙副官在後斥喝‘快去泡茶!’‘給少爺下碗麵!’隨後跟進屋站在王元慶身邊。

’咱們怎麼去上海‘王元慶在大廳坐下來,看著趙副官,淡淡的問。

’火車不通了,我開小汽車載您去‘趙副官恭敬的回答。

40多歲的趙副官,山東臨沂人,雖然年紀比王元慶要大很多,但在規矩森嚴的將軍府,王元慶身為將軍獨子有不可侵犯的權威,

“咱們這樣的人家,得長幼有序,上下有別”媽媽總是這麼說。

傭人小心翼翼端上茶,王元慶吹氣喝了一口,皺著眉問’什麼茶?⋯’

‘毛⋯⋯毛尖⋯⋯’傭人結結巴巴的說。

趙副官走過啪的一耳光甩到傭人臉上,甩出五個血紅的指印。

‘換鐵觀音!’趙副官不耐煩的怒斥。

傭人捂著臉,驚恐萬狀的下去了。

趙副官站到王元慶身邊低聲說”少爺莫要見怪,時局不好,傭人的素質不比從前了,小汽車已經準備好,但聽少爺隨時吩附!”

“明天一早就走”王元慶點點頭說。

“是!”趙副官立正站好,舉起手行了標準的軍禮。

---

清晨漫天風雪中,黑色小汽車噴著白煙,離開了徐州,飛馳在鄉野路上,沿途攜家帶眷的難民不絕於道,風雪中扛著行李舉步維艱的步行前進,兵臨城下,市民紛紛扶老攜幼逃難。趙副官開著小汽車,在一個關卡前被攔下。

“證件!”士兵把槍舉高,軍帽上掛著青天白日的徽章。

趙副官叼著煙,皺著眉頭搖下車窗,拿出一張紙。

士兵接過去看,和旁邊的士兵交頭接耳一番,又斜眼看了趙副官,再低身往車內看王元慶一眼。

趙副官黝黑的臉不耐煩吼著”還不快放行!”

士兵低聲討論了一下,拿著文件往崗哨裡走。

不一會兒,一個矮胖的軍官匆匆忙忙從崗哨出來,快步走到小汽車前立正挺胸行禮,把文件交還給趙副官,陪著笑臉說”….沒想到您親自來了”

趙副官不耐煩的揮揮手。

胖軍官立刻大喊”把關卡打開!”又轉頭看了看車子裡的王元慶,陪笑的說”這位是…..”

“王將軍的長少爺!”趙副官叼著煙回答

胖軍官驚恐萬分!立刻抬頭挺胸立正,行了標準的軍禮說“王…王少爺!”

王元慶冷淡的點了點頭。

趙副官油門一推,發動黑色小汽車噴著白煙開走了。

風雪中,遠方一輛草綠色軍用卡車擋在路上。

幾十個少年被麻繩綑綁著堆在軍用卡車後座,兵士舉槍又推著幾個少年上卡車。一個少年趁不注意拔腿就跑,被兵士一把拽回來,對著少年拳打腳踢。

“….讓我回家!”少年嘴角流著鮮紅的血,躺在地上嘶吼”….我娘還在等我…..”

兵士舉起槍對著少年,準備扣下板機。

叭叭叭叭!一連串尖銳的汽車喇叭聲!

趙副官叼著煙,猛按喇叭,兵士放下槍,轉過頭來看。

趙副官下了車,穿著翻領軍大氅,大走到兵士前面,一腳把兵士踹到地上!

兵士吐出鮮紅的血在白色雪地裡發抖。

“又抓兵!”趙副官狠狠踩熄了煙,憤怒的說!”把高營長叫來!”

“全都放了!”趙副官對著卡車上的兵士大喊!

“放了!都放了!”遠方一名軍官高喊著小跑步,來到趙副官面前,立正站好,抬起手行了標準的軍人舉手禮。

“趙副官…..怎麼在這兒見到您?”高營長陪著笑臉說。

趙副官不耐煩的說”全放了!把路讓出來!”

“是!”高營長立正站好,抬起手行舉手禮。

兵士解開麻繩,少年們跳下卡車,拔腿狂奔進漫天的風雪中。

趙副官叼著煙,用力踩動油門,黑色小汽車噴著白煙開走了,高營長率領全體兵士立正敬禮在後頭目送著。

紛飛大雪中,黑色小汽車駛進了山村。

“雪太大了!今天就先在這歇一晚吧?”趙副官轉頭說。

王元慶點點頭。

趙副官在旅店前停下了小汽車,下車小跑步從車尾跑到副駕駛座前,左手打開車門,右手護著車頂,王元慶穿著黑色長大衣,低身從趙副官護著車頂的右手底下,跨出腳下車,走到屋簷下等著,趙副官趕緊再從後座扛出兩箱行李帶頭進了旅店。

“沒有房了!”趙副官才剛踏進門檻,掌櫃就遠遠高喊”軍爺!今天全客滿了!”

王元慶跟在趙副官後頭,皺著眉頭。

趙副官放下行李箱,跨著大步走到掌櫃面前,啪的一聲!一塊金條放在櫃檯上。

“….這….”掌櫃瞪大眼睛,把金條放進嘴裡用牙齒咬了咬,再看了看金條說”那…就把我自己的房間給您挪出來吧!房間挺小的,委屈二位了”

“弄點飯菜!燒熱洗澡水!快點!”趙副官不耐煩的說。

“好咧!”掌櫃笑著招呼他們往後頭走。

---

窄小的房間裡靠牆放著一張單人床,床頭前擺了張小桌,放了兩張小板凳,把兩個行李箱擺進去,連走路都很困難。

飯菜都已經上桌了,寒冷的房間裡,王元慶穿著黑大衣,夾起一口燉肉。

“小山村比較簡陋”趙副官吃完放下筷子說”少爺您將就點,明天咱們就能到宿城了!”

王元慶點點頭。

趙副官脫下翻領軍大衣掛在牆上,穿著卡其色筆挺的軍裝,打開行李箱整理,掌櫃敲門進來說”洗澡水好了!”

“軍爺明早還趕路嗎?”掌櫃看王元慶也放下筷子,陪笑著進來收拾碗盤”看這風雪!一時半會停不了!”

“雪再大也得走!”趙副官不耐煩的說”天亮以前把早飯準備好!”

“沒問題!”掌櫃的陪笑的說”熱水給您燒在廚房!您早點休息!”端著碗盤退出去了。

王元慶擦了擦嘴就走出門,趙副官立刻放下東西,小跑步跟上,走進屋後的廚房裡。

廚房正中央放著一個大木盆,滾燙的開水壺放在爐子上,旁邊是一大桶冷水,還有一個炭火盆,火旺旺的燒著,整個廚房溫暖如夏。

趙副官拿杓子往大木盆裡先加了冷水,再拿起開水壺往裡頭灌進去,大木盆頓時冒起白煙來。

趙副官穿著筆挺的卡其色軍裝,在悶熱的廚房裡滿頭大汗的說”少爺!水準備好了”

王元慶點點頭,沒有說話,慢慢的脫掉黑色長大衣,交給了一旁候著的的趙副官。

王元慶再脫掉褐色西裝外套,交給趙副官。白色長袖襯衫脫掉,交給趙副官,露出裡面的白色短袖內衣。

王元慶抬起手,抓著白色內衣下擺,穿過頭,脫掉白色內衣,交給趙副官。

王元慶上半身赤裸的站在趙副官面前。

俊秀的臉被熱氣蒸出粉色的紅暈,雪白胸膛結實健壯,玫瑰粉色的乳頭翹在淺米色的乳暈上。

王元慶抬起腳,脫掉了黑色皮鞋。再把黑襪子脫掉,交給趙副官。

趙副官兩手捧著王元慶脫下來的衣褲候在旁邊。

王元慶彎腰脫掉褐色西裝褲,白色四角內褲底下的兩條大腿雪白結實裸露出來。

他再彎腰,脫掉了白色四角內褲,陰莖從濃密的陰毛裡露出來。

陰莖淺咖啡色的肉條豎出在雪白的皮膚,陰囊小巧皺摺成一包。

王元慶把白色四角內褲交給趙副官,全裸著走到水盆邊,淺咖啡色的陰莖晃動著,彎腰試試水溫說”涼了!”

趙副官連忙把兩手上的衣褲放上櫥櫃,小跑步到爐邊抬來熱水壺澆進木盆子裡。

“少爺再試試!”趙副官拎著熱水壺說。

王元慶點點頭,抬起腳跨進盆裡,坐了下來,舒出一口長氣。

廚房圍繞著白色氤氳的蒸汽,王元慶雪白精緻的臉上,蒸騰出滿頭的汗水。

王元慶一邊擦洗著,趙副官就走到王元慶換下的衣褲前,撿起內衣褲和襪子,拿到水槽邊準備清洗,短髮和黝黑的後頸都汗濕透了。

“把軍裝脫了!”王元慶泡在熱水裡說喊著,雪白的胸膛上,乳暈被熱氣蒸成桃紅色。

趙副官點點頭,解開卡其色筆挺軍裝襯衫的扣子,粗壯的手臂拉著衣領往外掀,脫掉了襯衫。

白色短掛內衣露出來,黝黑赤裸手臂底下竄出濃黑的腋毛,用力搓洗衣服。

“洗完衣服,過來沖個澡!”王元慶看著趙副官壯碩的背影說 。

“是!”趙副官穿著白色短掛,強健的手臂用力搓洗王元慶的髒內褲,屁股肉兩坨渾厚包裹在卡其色筆挺軍褲底下,把軍褲得鼓脹飽滿。

趙副官洗好內衣褲和襪子晾在廚房邊上,就穿著短掛內衣走到水盆邊,抬起腳脫下軍靴,再把黑色軍襪脫掉,露出粗實的光腳,腳趾上卷著幾根黑色的毛。

“過來!”王元慶躺在熱氣蒸騰的水盆裡說。

趙副官走到水盆邊,彎腰聽候吩附。

“腳放到水盆上!”王元慶說。

趙副官愣了一下,遲疑的緩緩抬起粗壯黝黑的腿,把光裸的腳掌放上木盆。

王元慶游過來到木盆邊,鼻尖湊到趙副官腳掌裡深深吸聞起來

‘…少…少爺…”趙副官面紅耳赤的說”…沒..沒洗…”

王元慶沒有理會趙副官,繼續把俊秀的臉埋進趙副官的光腳裡,一整天沒洗的腳丫子悶在軍靴醞釀一整天,散透濁餿的臭氣。

王元慶吸聞著趙副官的腳,一邊捲起他軍褲的褲腳,露出了黝黑結實的小腿,密密佈滿黑細的腿毛。

王元慶邊揉捏他結實飽滿的小腿肚,一邊吸聞他的腳指縫。趙副官汗流浹背,面紅耳赤的被聞著腳。

王元慶把背靠上木盆,手臂搭在木盆邊上說”脫衣服吧!”

趙副官紅著臉,站直身子,解開白色短掛的扣子,健壯飽滿的胸膛露出來了。

趙副官黝黑結實的胸膛,黑色乳頭豎直在黑色的乳暈中,乳頭邊上密密長滿黑毛,兩塊黝黑胸肉上,散落稀疏的胸毛。

王元慶躺在木盆裡,看著趙副官赤裸的上半身,他黝黑的胸膛滲滿透明的汗水,白霧的熱氣蒸騰在廚房裡。

趙副官拉下軍褲的褲鏈,抬起腿,把卡其色筆挺軍褲脫掉。白色寬大的麻布四角內褲露出來,內褲底下兩條粗壯黝黑的腿,長滿密密黑色腿毛。

趙副官彎腰正要脫下白色麻布四角內褲,王元慶阻止了說”過來!”

趙副官穿著內褲,走到王元慶面前。

王元慶坐直身子,湊到趙副官的內褲上,隔著麻布嗅聞趙副官內褲的味道,尿騷夾雜鹹汗,帶著青草泥土的氣息。

趙副官站在王元慶面前,被聞著內褲。他健壯的黝黑胸膛上,乳毛汗濕的貼在乳頭邊,黑色乳頭豎立著。

王元慶對趙副官說”轉過身去!”

趙副官轉身,背對著站立著。

王元慶趴上他的腰,往下掀開趙副官的內褲,露出了雪白渾厚的屁股肉,兩坨屁股肉中間竄出一排黑毛。

王元慶剝開屁股肉,湊進鼻子嗅聞趙副官的屁股。

趙副官面紅耳赤,又羞又憤的說”…..髒!……”

“客官!熱水還行吧!”這時掌櫃突然推門進來!一進來就楞住了。

趙副官全身赤裸只穿條露出屁股的內褲,被剝開屁股肉聞著屁股。

趙副官被聞著屁股,轉頭紅著臉對掌櫃吼著”出去!”

王元慶繼續把鼻子塞進趙副官的屁股裡,深深的吸聞他一天沒洗的男人屁股裡的味道。

掌櫃慌忙掩上門,忍不住又看一眼趙副官被聞屁股的樣子。

王元慶伸出舌頭,用舌尖輕輕舔舐起趙副官長滿黑毛的肛門。

趙副官看到掌櫃還在偷看,惱羞成怒的痛斥” 還不快滾!”

門輕輕的關上。

王元慶的濕潤的舌尖,舔著趙副官的肛門,舌頭表面潮溼撫摸過密密麻麻的肛毛。

趙副官一邊被舔屁股,一邊紅著臉再三轉頭確認緊閉的房門。

王元慶把舌頭深入到趙副官肛門吸咂起來。

趙副官忍不住呻吟起來,汗水淌滿他黝黑的臉。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