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未成年閱讀!1 初稿

你現在看到的是淞山正在寫作中的初稿,尚未定稿,可能隨時多次修改,並可能與最終完成作品有很大不同,刊登出來是方便淞山會員朋友能即時追蹤了解淞山寫作情況。

寫信給淞山請email:songshan2020@outlook.com

>简体中文版请点击这里!<


1煉獄

“啊!!!!”深夜裡傳出男人的怒吼聲,間雜著金屬碰撞聲!

這個聲音讓他心癢難耐,原本已經快走的腳步更加要跑起來了!

“少爺!小心!”一個年輕男人拿著手電筒在他前面帶路。

確實需要小心,因為這裡伸手不見五指,路上滿是濕滑的青苔。

手電筒燈光在前方搖晃,照到一個草叢,不!仔細看,其實是一個長滿雜草的水泥槽。

年輕男人打開水泥槽的鐵門,裡頭有一條黑暗的樓梯通往地底。

“放了我!!!”男人粗沉暴怒的喊叫帶著回音從樓梯深處傳出!

“這個警察是剛剛才活捉回來的,少爺一定會喜歡!”年輕男人滿臉討好對他說著,以手電筒燈光照向通往地底的樓梯。

他興奮到心臟砰砰跳動,但臉上卻仍維持不置可否的表情,小心翼翼扶著牆壁走下樓梯。

一條燈光昏暗的狹窄地道就在眼前,兩旁石穴安裝了鐵柵欄。

這裡在二戰時期曾是防空洞,現在改建成了秘密監獄,兩旁的石穴也改建成為牢房,關著….人,男人….

確實都是男人….雖然石穴很暗,但仍可以從昏黃光線分辨鐵柵欄裡的身形,高的,壯的,有的半裸,有的穿著破爛的衣服,但,都是男人。

“放開我!!!!”男人粗厲的叫喊聲迴盪在地底的洞穴,聽起來格外恐怖!

砰!!砰!!砰!!間歇性還傳出敲打柵欄的聲響!

關押在走廊兩側陰暗石穴裡的那些男人們似乎司空見慣,有的甚至躺在角落的暗處睡著了。

年輕男人帶路走在前面到了地道盡頭,拐了彎進入一個大石穴,燈光也敞亮許多。

兩個滿身刺青且皮膚黝黑的中年男人站在木桌旁邊,看到他立刻畢恭畢敬齊喊!”少爺!”

這兩個中年男人背後的鐵柵欄裡關著的男人,手握鐵條,臉湊到柵欄前面,怒喊!”放我出去!!!!!”

那個男人握著鐵條使勁搖動!發出砰砰的碰撞聲響!

他邁出步伐,走到鐵柵欄前面,這才看清楚男人的臉….

果然是他喜歡的樣子,而且是超乎預期的好,很帥,陽剛,頭髮剃短,皮膚曬得黑,眉頭糾結在一起,不老,也不小,成熟味道的男人,還戴著警帽,穿著警服和警褲,腳上穿著黑皮鞋,別著槍套….是個警察。

其實,這裡關的男人都是警察….從不同地方活捉來的男警察。

不只如此,從緬甸金三角等地運來的毒品也是先匯集到這裡,再通過船運或空運分銷到東亞和北美。

這種非法活動肯定會引起各地警察注意,但,無論是哪個地方的警察,在重金賄賂之下,偵辦行動通常就會銷聲匿跡,只除了,某些不識相的警察….

這些執意追查到底的警察,就會被活捉到這裡。

其實,這都是他父親的意思。

父親希望這些警察被捉到這裡之後,能夠願意收下賄款,那麼,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

不得不說,他父親雖然販毒,但不算真正的壞人….至少他是如此認為的….因為就比如說,這些被捉來的警察如果願意收下賄款,就會被放回去….雖然並非毫髮無傷,但至少能活著回去。

而且有他在,他會盡力確保這些警察可以活著。

有幾次,父親已經失去耐性了,要對某幾個無論如何不願收賄的警察動手了,都是多虧他給攔住了!

”老爺捉來的警察才剛到,我就趕快通知您了!”年輕男人走到他身旁諂媚的說,“少爺您看!是不是你喜歡的?”

說話的是他的助理,說是跟班也可以,叫做阿強。

阿強說的沒錯,被關在裡頭的那個男人….真的….很帥….滿臉的汗,非常憤怒的表情….

當然一定會憤怒了,被關進貨櫃裡,就像運豬一樣的被綁到這裡,任誰都會憤怒。

這樣正好,因為他喜歡看陽剛的男人憤怒。

而且,看起來,阿強為了投他所好,應該也先做過”處理”了,警帽什麼的都還戴在那個男人頭上。

沒錯,這是這樣….他就喜歡穿著完整警服的警察.…

只是,他雖然心裡喜歡,卻不想被看出來….

雖然阿強早就猜出來了!

真是個聰明伶俐的小鬼!

“還可以….”他裝作雲淡風輕的樣子,滿臉不在乎的說。

“少爺!這個警察才剛到,還沒審問,而且老爺也還沒看過….”站在旁邊的中年男人走上前來,畢恭畢敬的說,”….現在時間也晚了,您要不要改天再….”

中年男人的話還沒講完,阿強就搶著打斷說,“你們審你們的!少爺就在旁邊,不會妨礙你們工作!”

“這?”中年男人為難的看著他,這是龍哥,父親的得力助手,父親不在的時候,就像父親的代理人。

他不置可否,迴避了龍哥的眼睛。

”….少爺就在旁邊看,有什麼關係?”這時候,阿強替他說話了,”免得你們像上次一樣把人打爛了,這叫少爺怎麼用?….”

阿強話說到一半才察覺不對,像做了虧心事的偷瞄他一眼,改口說,”….少爺用,用,用….用來幫你們善後!對!就是幫你們善後!老,老爺也不想要你們把人給搞成那樣!”

龍哥氣到眼珠子脹出來瞪著阿強,但阿強也不甘示弱的瞪著龍哥,兩個人就像要打起來。

”我反正晚上也睡不著,在這坐一坐….”他若無其事的拉開木椅,一屁股就坐下去,抬起手看著自己的指甲,悠哉的說,”….你們該怎麼做怎麼做,別管我!”

龍哥不服氣的看著他還想講什麼,但阿強卻站在他身旁瞪著龍哥。

龍哥不便再說什麼,嘆了口氣,對旁邊的打手使個眼色。

那個打手叫做阿鳳,只穿著件汗衫,露出整條手臂的刺青,走到鐵柵欄,從口袋掏出鑰匙插進門鎖,打開了鐵柵欄。

框啷!立刻就傳出金屬撞擊聲!

他坐在不遠處的木椅,這才注意到,那個警察兩腳綁了鐵鏈,兩手也綁了鐵鏈,

難怪敢直接打開鐵柵欄,原來是把人給栓住了。

柵欄裡傳出碰撞聲,阿鳳跟那個警察扭打成一團,看起來那個警察還滿不受教的。

但,阿鳳可是龍哥親自帶出來的頭號打手,既然那個警察手腳都被綁住了,怎可能是阿鳳的對手?

果然沒多久,打鬥聲就停止了,阿鳳站在那個警察背後,把那個警察的兩條手臂扣在後腰,把警察給推出了柵欄。

那個警察的警帽椅已經掉了,露出汗濕的一頭短髮,一臉咬牙切齒的樣子,被推著走出柵欄的時候,還不時用肩膀頂撞背後的阿鳳!

“你已經在我們手裡了,不必再無謂掙扎了!”龍哥冷冷的站在木桌旁邊,打開了桌上的手提箱,滿滿的鈔票在裡面,”十萬美金,不連號的現鈔,這個價碼很高了….”

“呸!”那個警察瞪出了銅鈴大眼,雖然雙手都被扣在背後,仍然一副要衝出去暴打龍哥的樣子,怒吼著,”這些髒錢!別想收買我!”

“何必呢?”龍哥點起一根菸,呼出一口白霧,對站在警察背後的阿鳳使了眼色。

阿鳳從褲袋裡掏出了煙盒,抽出一支菸放到嘴裡點燃,接著就取下嘴裡的菸,放到那個警察的嘴邊,那個警察嘴角抽搐了一下,張嘴含住了菸吸了一口,呼出白霧。

“這就對了,大家都朋友,不必那麼激動….”龍哥轉身看了他一眼,對他笑了一下,”少爺,您也來支菸吧?”

他不自在的朝龍哥搖了搖頭,並且稍微調整坐姿。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警察皺起眉頭看了他一眼。

在警察從柵欄裡被推出來之後,他終於看清楚那個警察的身體全貌。

不得不說,真的很壯,從夏季警察制服短袖裡伸出的手臂肌肉脹滿到鼓起,胸膛裹在警服襯衫裡仍然能看見塊狀胸肌的輪廓,然後是警褲….很鼓的褲襠,看起來很紮實的一團….

他突然有點害羞,低下了頭。

龍哥隔了張桌子在他身旁坐下,吸了口菸,吐出白霧,好整以暇的對站在面前警察說,”你們隊長已經收了,局長那裡也打點好了,你何必擋著大家發財?”

“你!?”那個警察又激動起來,張嘴痛罵!”你們果然都串通好的!”

“知道是串通就好!就你不合作!”龍哥突然拍了下桌子,發出砰然巨響!”收還是不收?”

“操你媽的放開我!”那個警察又開始掙扎,扭著肌肉發達的身體想從阿鳳的手裡掙脫!

“你們這種人,我看多了!”龍哥不耐煩的捻熄了菸,並且下令!”敬酒不吃吃罰酒!用刑!”

阿鳳領命,立刻抬起手從石穴頂上拉下一條鐵勾子,勾住了綁住那名警察雙手的鐵鏈。

阿鳳走到旁邊,轉動一個輪盤狀的東西,緊接著鐵勾子就發出喀滋聲往上拉。

隨著鐵勾往上拉,那個警察的雙手跟著往上抬高。

那個警察抬頭望向石穴頂,氣急敗壞的扭動身體掙扎, 想把雙手掙脫鐵鏈。

怎麼可能掙脫?這可是專業的刑房,這些都是專門的刑具,專門用來治這些不願配合的警察。

他坐在旁邊的椅子,目睹這一切的發生,心臟砰砰跳動。

那個警察的兩條手臂已經被鐵勾子拉得舉高到頭頂,看起來就像被吊著。

那個警察仍不放棄掙扎,左腿往前跨步,但卻無法跨遠,因為腳踝被鐵鏈綁住。

警察粗壯魁武的身體扭曲側轉,抬頭望向自己高舉的手臂,使勁掙扎拉扯鐵鏈,發出鏗噹的金屬碰撞聲!

阿鳳已經站在那個警察面前,伸手揪住了警察身上的制服!

嘶!擦!阿鳳的兩手使勁一扒!扯開了那個警察身上的制服襯衫!

雪白的圓領內衣立刻就露出在警察制服裡面!

白色內衣汗濕了….貼在肉上,透出肉色。

他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那個警察的臉部皮膚也濕漉漉的滲滿汗珠,剃得鐵青的唇邊就掛著一粒豆大的汗珠….

這裡通風不良,非常悶熱,被拉出鐵柵欄之後,又受到燈泡的光照,加上剛才扭打掙扎了一番,流汗在所難免….

陽剛的男人被綁起來,兩手吊到頭頂,奮力掙扎也擺脫不了,就連制服襯衫也被撕開,露出汗濕的白內衣。

阿鳳已經伸直了手,扒著警察身上的內衣圓領,使勁撕扯!

滋!嘶!內衣的那一圈圓形的領口沒破,倒是內衣破了,露出了深色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