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稿

#2鞭刑

就在这个时候,他抬起头,对着候在身旁的小跟班阿强使了个眼色。

阿强点了头,随即出声高喊!”….你们总是用刑也不是办法,让少爷跟他讲讲吧!”

他没等龙哥回应,就从椅子起身,皱起眉头瞪着站在警察面前的阿凤。

阿凤转头看了龙哥一眼,没说什么,低了头,犹豫着退到旁边。

“警察先生,我知道你很有正义感….”他走到警察面前,努力挤出和善的笑脸,”但是有句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那个警察两手吊高站在他面前,喘着气,狐疑的看着他,魁武身体上的警服被撕破露出内衣,就连内衣也被撕破。

“常有像你这样的警察被捉到我们这里,我知道你们都很奉公守法,让人敬佩!”

他把手指伸到警察身上的内衣破口,指腹摸到了湿滑但很硬的肉….胸肌….

很厚又硬的肌肉,流着汗….

“你们都是英雄,所以,我不希望你们被刑求….”

他拽着内衣的破口,嘶!的一声!把内衣破口扯得更大了一点。

嘶!嘶!白色内衣从横向沿着胸肌被扯出一条破洞!深褐色的乳头从破洞里露出来!

“警察先生,听我的,把钱收了吧,你就可以平安回家了….”

他说到一半,嗓子突然哑了,因为他的手已经把内衣破洞撩开,彻底露出了那个警察的乳头….深褐色一圈乳晕,突起一粒肉点….

“胸肌…好壮啊….如果被打到流血,多,多可惜啊…..”

他用拇指去抠那个警察的乳头….软软热热的一粒,抠在他的指腹….

“操你妈的干什么!”那个警察勃然大怒,使劲挣扎着扭动身体,让乳头脱离了他的手,痛骂出声!”你他妈变态啊?”

那个警察的话还没说完,阿强就走上前来,抬起手,啪!的一耳光打上那个警察的脸!

”对我们家少爷客气点!少爷都是为了你好!”阿强拉起他的手,要把他拉回去,”少爷别理他!这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

那个警察抬起头,愤愤不平的喘气,从嘴角流出鲜红的血。

警察衬衫撕得敞开三四颗钮扣,从里头露出的白内衣破出一条横向的洞,乳头若隐若现的露出在洞里。

他看着那个警察的乳头,叹了口气,跟着阿强回到了座位。

龙哥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看着他,不可一世的微笑着,朝站在警察旁边的阿凤示意。

阿凤面无表情的点头,站到了警察面前,伸手扒住警察衬衫,用力拉扯!

撕!刷!警察衬衫被扯出警裤,撕扯的敞开!

“啊!!!!”那个警察愤怒的大吼!使劲扭动身体,还试图要踢腿抗拒,但那个警察的双臂已经被吊起,两腿又被铁链绑住,怎可能是阿凤的对手?

阿凤扯完了警察的衬衫,紧接着撕拽着扯开那个警察身上的内衣!撕!擦!阿凤使劲扯破警察身上的衬衫和内衣,不但用手,还拿出刀,连拉带割把警察身上的衣服扯破!

他跟龙哥一起坐在旁边目睹这一切,并且注意到桌上放着一个文件夹….是这个警察的档案资料。

他打开档案夹,看到一张穿着警服的英挺照片….张志勇,38岁,副队长,已婚,两个小孩,儿子刚上小学,女儿还在读幼儿园….还附了几张剪报….

”黑带第一高手,张志勇警官夺得警察运动会柔道项目冠军”

”警匪枪战,张志勇副队长负伤制服抢匪”

张警官?….

张副队长?….

两个小孩的爸爸?….

但是,张警官….副队长….现在已经沦落到这个地道里,双臂被绑起来吊高,警察衬衫和白内衣都被撕成破碎的布条从肩膀垂下来,露出了赤裸的躯干,深褐色乳头露出在胸膛两侧。

夏季警察衬衫的短袖还在,肩膀部分也还留有一点,从胸肌往下到腹肌露出整具男人躯体,乳头露出来了,肚脐也露出来了,衬衫和白内衣的残布从腰间垂下来,长裤还穿在身上,皮鞋也在脚上。

阿凤已经拿着鞭子站在张警官面前,抬起手臂….

他不忍目睹的闭上眼睛,听到尖锐的刷一声!

紧接着是啪!皮鞭打到了肉!

“啊!!!!!!”张警官发出沉痛的怒吼!

刷!紧接着又是一声啪!皮鞭又打到肉!

“啊!!!!!!”张警官的痛喊回荡在石穴里!

他眯着睁开了眼睛….阿凤的背影举起手臂,一条黑色皮鞭挥动在空中!刷!往下挥落!

啪!皮鞭打进张警官强壮的胸肌!

“啊!!!!!!”张警官痛不欲生的嘶吼!两条手臂激烈挣扎却还是被吊高,赤裸的体干闪避扭动,却还是无法避免被挥落的皮鞭打到肉里!

啪!

“啊!!!!!!”强壮的胸肌已经浮现一条一条斜向的鞭状血痕!

刷!皮鞭再一次从空中挥落!

啪!皮鞭打进强硬的肌肉!渗出一条鲜红的鞭痕!

“啊!!!!!!”张警官的嘴巴打开到牵出唾液的黏丝,都能看到口腔里粉色的舌头。

阿凤鞭打了张警官身体的正面,走到旁边,抬起手臂!刷!皮鞭从空中挥落!

啪!打进粗厚的腰肉!

“啊!!!!!!”张警官痛苦哀号!

皮鞭从右侧打下来,张警官的身体就往左边扭!啪!打进右侧胸肌!

“啊!!!!!!!”痛苦粗沉的男人喊声回荡在地道里!

阿凤握着皮鞭,走到张警官背后,抬起手臂!刷!皮鞭从空中挥落!打到张警官的背肌!

“啊!!!!!!!”张警官痛到眼睛闭上,嘴巴打开,身体前挺!暴露鞭痕累累的胸肌,裤裆饱满扎实往前鼓起!

阿凤走到张警官左侧,抬起手臂!刷!皮鞭挥落下来!

张警官本能反应的把身体向右侧扭!啪!皮鞭打进张警官左侧腰肉!

“啊!!!!!!!”张警官疵牙裂嘴喊破喉咙,双腿站不住要倒,但手臂被吊高,身体也跟着吊起。

阿凤已经走到张警官面前,抬起手臂!皮鞭从正面挥向张警官的胸肌!刷!

张警官无可躲避正面打来的皮鞭,只得硬生生承受鞭打!

啪!皮鞭打进膨胀隆起的胸肌!

“啊!!!!!!”张警官的喊声已经沙哑,双腿膝盖弯曲就要倒地,但因为手臂被吊起而勉强站着。

阿凤就打红了眼,握着皮鞭朝向张警官赤裸暴露的肉啪!的一鞭!

啪!再一鞭!

啪!又一鞭打进腹肌!

从撕碎的制服衬衫和白内衣里暴露出来的肉,就像被屠夫握菜刀剁成了肉丝!鞭进肉里!刺破皮!啪!迸出鲜血!

啪!再一鞭打进胸肌!

张警官低着脑袋,已经气若游丝,躯干的肉鞭痕累累,显然已经站不住脚,只靠着吊起的手臂在拉伸身体。

阿凤站在张警官面前,伸手扒住张警官的警裤。

张警官已经失去挣扎能力,浑身瘫软虚脱的任由警裤被脱掉。

皮带解开了,裤链拉下了,裤裆松垮的滑下去。

露出了白色内裤露出来了。

四角的内裤,厚棉质的贴身款,裤裆缝出U形囊袋。

雪白的内裤囊袋饱满扎实凸出布包。

粗壮的深褐色大腿肌肉露出来,警裤松垮垂在膝盖。

“慢着!让少爷再跟他说说吧!”阿强突然喊出声了!

他的眼睛不自在的乱飘,瞄到了坐在旁边的龙哥,皱起眉头不耐烦的看着他。

他的跟班阿强从背后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少爷!您再跟他谈谈吧!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不待龙哥做出回应,就清了清喉咙,维持脸上不置可否的表情站起身,走到张警官的面前,瞪了阿凤一眼。

阿凤不知所措的握着皮鞭,心虚的退开了。

张警官虚弱的喘气,勉强抬起头,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张警官肤色黝黑的脸,都汗湿透了,嘴角还有干涸的血。

他叹了口气,对张警官好言相劝。

“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说着的同时,目光往下移动。

残破的衬衫布条和破碎的内衣,覆盖在张警官宽阔的肩膀。

赤裸强壮的胸肌迸破了一条条鞭痕,湿滑皮肤的汗流进伤口的烂肉,融入鲜红的血,交融成溃烂的一团。

乳头油亮湿黏的凸起在深褐色乳晕里,因为手臂吊起的姿势,从乳头侧边的腋窝,露出湿黏成一团的腋毛。

“不要太倔强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以温和的口吻劝告张警官,目光继续往下移动。

肌肉紧实的腹肌,破皮绽开鞭打的伤口,肚脐露出在交叉的鞭痕里。

从肚脐往下延伸长出卷曲的黑毛,湿透了贴在腹部皮肤。

雪白的宽版内裤松紧带,束住随呼吸起伏的小腹。

“听我的劝吧!把钱收了,这些钱,可以给你儿子读私立小学…..”

他苦苦相劝的同时,伸手扒住张警官身上的内裤松紧带,往下掀开,卷曲浓密的阴毛露出来了,蓬松又浓密的阴毛杂乱窜长在内裤里….

“女儿也可以读私立的幼儿园…”

他把张警官的内裤松紧带继续往下掀,并且往外拉开….

雪白的内裤里,茂密卷曲的阴毛丛深处,躺着一条肉….

“可以当做首付的头期款,给老婆换个新房子…..”

他一只手扒着张警官内裤的松紧带,另一只手伸进内裤里。

他的指尖摸到了张警官的阴毛….

再往里伸….摸到热的一条肉….

张警官的阴茎….

他把张警官的阴茎捞进手里握住….

热的,很热,软但扎实的一条肉,热腾腾握在他手里….

“把钱收了,就可以回家跟老婆孩子团圆了…..”

他的一只手把张警官的内裤扒得更开,并且往下掀,另一只手握着张警官的阴茎,把张警官的阴茎拉出了内裤。

又长又肥的一条肉,从张警官腹部伸出来,握在他的手里。

“老婆在家等你,孩子也在等爸爸….”

他用手指捏住张警官的阴茎,褪开张警官的包皮。

龟头肥厚饱满的露出来了。

樱花色的弧形肉头,看起来很有弹性。

“就算你不顾自己,也要想想老婆孩子…..”

他弯了腰,伸出脖子,把鼻子靠向张警官的龟头吸气。

张警官龟头的味道….男人的肉味,混在闷在热内裤里久了以后的肥皂味…

他张嘴伸出舌头,要含进张警官龟头的时候,张警官突然激烈挣扎!

“你这个变态!”

张警官的腿站直了,腰杆剧烈扭动,阴茎从他的手里滑出去,肥长的一条茎肉甩荡在内裤外面。

“变态!放开我!”

张警官嘴里发出粗沉的痛骂,使劲抽动手臂,试图挣脱铁链!

啪!张警官猛的被打了一耳光!脑袋被打得歪到一边!

“不识好歹的东西!”阿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过来,义愤填膺抬起手臂,还想再打张警官一耳光!”我家少爷都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