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初稿

2鞭刑

就在這個時候,他抬起頭,對著候在身旁的小跟班阿強使了個眼色。

阿強點了頭,隨即出聲高喊!”….你們總是用刑也不是辦法,讓少爺跟他講講吧!”

他沒等龍哥回應,就從椅子起身,皺起眉頭瞪著站在警察面前的阿鳳。

阿鳳轉頭看了龍哥一眼,沒說什麼,低了頭,猶豫著退到旁邊。

“警察先生,我知道你很有正義感….”他走到警察面前,努力擠出和善的笑臉,”但是有句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那個警察兩手吊高站在他面前,喘著氣,狐疑的看著他,魁武身體上的警服被撕破露出內衣,就連內衣也被撕破。

“常有像你這樣的警察被捉到我們這裡,我知道你們都很奉公守法,讓人敬佩!”

他把手指伸到警察身上的內衣破口,指腹摸到了濕滑但很硬的肉….胸肌….

很厚又硬的肌肉,流著汗….

“你們都是英雄,所以,我不希望你們被刑求….”

他拽著內衣的破口,嘶!的一聲!把內衣破口扯得更大了一點。

嘶!嘶!白色內衣從橫向沿著胸肌被扯出一條破洞!深褐色的乳頭從破洞裡露出來!

“警察先生,聽我的,把錢收了吧,你就可以平安回家了….”

他說到一半,嗓子突然啞了,因為他的手已經把內衣破洞撩開,徹底露出了那個警察的乳頭….深褐色一圈乳暈,突起一粒肉點….

“胸肌…好壯啊….如果被打到流血,多,多可惜啊…..”

他用拇指去摳那個警察的乳頭….軟軟熱熱的一粒,摳在他的指腹….

“操你媽的幹什麼!”那個警察勃然大怒,使勁掙扎著扭動身體,讓乳頭脫離了他的手,痛罵出聲!”你他媽變態啊?”

那個警察的話還沒說完,阿強就走上前來,抬起手,啪!的一耳光打上那個警察的臉!

”對我們家少爺客氣點!少爺都是為了你好!”阿強拉起他的手,要把他拉回去,”少爺別理他!這種人不見棺材不掉淚!”

那個警察抬起頭,憤憤不平的喘氣,從嘴角流出鮮紅的血。

警察襯衫撕得敞開三四顆鈕扣,從裡頭露出的白內衣破出一條橫向的洞,乳頭若隱若現的露出在洞裡。

他看著那個警察的乳頭,嘆了口氣,跟著阿強回到了座位。

龍哥以一種勝利者的姿態看著他,不可一世的微笑著,朝站在警察旁邊的阿鳳示意。

阿鳳面無表情的點頭,站到了警察面前,伸手扒住警察襯衫,用力拉扯!

撕!刷!警察襯衫被扯出警褲,撕扯的敞開!

“啊!!!!”那個警察憤怒的大吼!使勁扭動身體,還試圖要踢腿抗拒,但那個警察的雙臂已經被吊起,兩腿又被鐵鏈綁住,怎可能是阿鳳的對手?

阿鳳扯完了警察的襯衫,緊接著撕拽著扯開那個警察身上的內衣!撕!擦!阿鳳使勁扯破警察身上的襯衫和內衣,不但用手,還拿出刀,連拉帶割把警察身上的衣服扯破!

他跟龍哥一起坐在旁邊目睹這一切,並且注意到桌上放著一個文件夾….是這個警察的檔案資料。

他打開檔案夾,看到一張穿著警服的英挺照片….張志勇,38歲,副隊長,已婚,兩個小孩,兒子剛上小學,女兒還在讀幼兒園….還附了幾張剪報….

”黑帶第一高手,張志勇警官奪得警察運動會柔道項目冠軍”

”警匪槍戰,張志勇副隊長負傷制服搶匪”

張警官?….

張副隊長?….

兩個小孩的爸爸?….

但是,張警官….副隊長….現在已經淪落到這個地道裡,雙臂被綁起來吊高,警察襯衫和白內衣都被撕成破碎的布條從肩膀垂下來,露出了赤裸的軀幹,深褐色乳頭露出在胸膛兩側。

夏季警察襯衫的短袖還在,肩膀部分也還留有一點,從胸肌往下到腹肌露出整具男人軀體,乳頭露出來了,肚臍也露出來了,襯衫和白內衣的殘布從腰間垂下來,長褲還穿在身上,皮鞋也在腳上。

阿鳳已經拿著鞭子站在張警官面前,抬起手臂….

他不忍目睹的閉上眼睛,聽到尖銳的刷一聲!

緊接著是啪!皮鞭打到了肉!

“啊!!!!!!”張警官發出沉痛的怒吼!

刷!緊接著又是一聲啪!皮鞭又打到肉!

“啊!!!!!!”張警官的痛喊迴盪在石穴裡!

他瞇著睜開了眼睛….阿鳳的背影舉起手臂,一條黑色皮鞭揮動在空中!刷!往下揮落!

啪!皮鞭打進張警官強壯的胸肌!

“啊!!!!!!”張警官痛不欲生的嘶吼!兩條手臂激烈掙扎卻還是被吊高,赤裸的體幹閃避扭動,卻還是無法避免被揮落的皮鞭打到肉裡!

啪!

“啊!!!!!!”強壯的胸肌已經浮現一條一條斜向的鞭狀血痕!

刷!皮鞭再一次從空中揮落!

啪!皮鞭打進強硬的肌肉!滲出一條鮮紅的鞭痕!

“啊!!!!!!”張警官的嘴巴打開到牽出唾液的黏絲,都能看到口腔裡粉色的舌頭。

阿鳳鞭打了張警官身體的正面,走到旁邊,抬起手臂!刷!皮鞭從空中揮落!

啪!打進粗厚的腰肉!

“啊!!!!!!”張警官痛苦哀號!

皮鞭從右側打下來,張警官的身體就往左邊扭!啪!打進右側胸肌!

“啊!!!!!!!”痛苦粗沉的男人喊聲迴盪在地道裡!

阿鳳握著皮鞭,走到張警官背後,抬起手臂!刷!皮鞭從空中揮落!打到張警官的背肌!

“啊!!!!!!!”張警官痛到眼睛閉上,嘴巴打開,身體前挺!暴露鞭痕累累的胸肌,褲襠飽滿紮實往前鼓起!

阿鳳走到張警官左側,抬起手臂!刷!皮鞭揮落下來!

張警官本能反應的把身體向右側扭!啪!皮鞭打進張警官左側腰肉!

“啊!!!!!!!”張警官疵牙裂嘴喊破喉嚨,雙腿站不住要倒,但手臂被吊高,身體也跟著吊起。

阿鳳已經走到張警官面前,抬起手臂!皮鞭從正面揮向張警官的胸肌!刷!

張警官無可躲避正面打來的皮鞭,只得硬生生承受鞭打!

啪!皮鞭打進膨脹隆起的胸肌!

“啊!!!!!!”張警官的喊聲已經沙啞,雙腿膝蓋彎曲就要倒地,但因為手臂被吊起而勉強站著。

阿鳳就打紅了眼,握著皮鞭朝向張警官赤裸暴露的肉啪!的一鞭!

啪!再一鞭!

啪!又一鞭打進腹肌!

從撕碎的制服襯衫和白內衣裡暴露出來的肉,就像被屠夫握菜刀剁成了肉絲!鞭進肉裡!刺破皮!啪!迸出鮮血!

啪!再一鞭打進胸肌!

張警官低著腦袋,已經氣若游絲,軀幹的肉鞭痕累累,顯然已經站不住腳,只靠著吊起的手臂在拉伸身體。

阿鳳站在張警官面前,伸手扒住張警官的警褲。

張警官已經失去掙扎能力,渾身癱軟虛脫的任由警褲被脫掉。

皮帶解開了,褲鏈拉下了,褲襠鬆垮的滑下去。

露出了白色內褲露出來了。

四角的內褲,厚棉質的貼身款,褲襠縫出U形囊袋。

雪白的內褲囊袋飽滿紮實凸出布包。

粗壯的深褐色大腿肌肉露出來,警褲鬆垮垂在膝蓋。

“慢著!讓少爺再跟他說說吧!”阿強突然喊出聲了!

他的眼睛不自在的亂飄,瞄到了坐在旁邊的龍哥,皺起眉頭不耐煩的看著他。

他的跟班阿強從背後推了一下他的肩膀!

“少爺!您再跟他談談吧!這樣打下去也不是辦法!”

他不待龍哥做出回應,就清了清喉嚨,維持臉上不置可否的表情站起身,走到張警官的面前,瞪了阿鳳一眼。

阿鳳不知所措的握著皮鞭,心虛的退開了。

張警官虛弱的喘氣,勉強抬起頭,咬牙切齒的看著他。

張警官膚色黝黑的臉,都汗濕透了,嘴角還有乾涸的血。

他嘆了口氣,對張警官好言相勸。

“你….這又是何苦呢?”

他說著的同時,目光往下移動。

殘破的襯衫布條和破碎的內衣,覆蓋在張警官寬闊的肩膀。

赤裸強壯的胸肌迸破了一條條鞭痕,濕滑皮膚的汗流進傷口的爛肉,融入鮮紅的血,交融成潰爛的一團。

乳頭油亮濕黏的凸起在深褐色乳暈裡,因為手臂吊起的姿勢,從乳頭側邊的腋窩,露出濕黏成一團的腋毛。

“不要太倔強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他以溫和的口吻勸告張警官,目光繼續往下移動。

肌肉緊實的腹肌,破皮綻開鞭打的傷口,肚臍露出在交叉的鞭痕裡。

從肚臍往下延伸長出捲曲的黑毛,濕透了貼在腹部皮膚。

雪白的寬版內褲鬆緊帶,束住隨呼吸起伏的小腹。

“聽我的勸吧!把錢收了,這些錢,可以給你兒子讀私立小學…..”

他苦苦相勸的同時,伸手扒住張警官身上的內褲鬆緊帶,往下掀開,捲曲濃密的陰毛露出來了,蓬鬆又濃密的陰毛雜亂竄長在內褲裡….

“女兒也可以讀私立的幼兒園…”

他把張警官的內褲鬆緊帶繼續往下掀,並且往外拉開….

雪白的內褲裡,茂密捲曲的陰毛叢深處,躺著一條肉….

“可以當做首付的頭期款,給老婆換個新房子…..”

他一隻手扒著張警官內褲的鬆緊帶,另一隻手伸進內褲裡。

他的指尖摸到了張警官的陰毛….

再往裡伸….摸到熱的一條肉….

張警官的陰莖….

他把張警官的陰莖撈進手裡握住….

熱的,很熱,軟但紮實的一條肉,熱騰騰握在他手裡….

“把錢收了,就可以回家跟老婆孩子團圓了…..”

他的一隻手把張警官的內褲扒得更開,並且往下掀,另一隻手握著張警官的陰莖,把張警官的陰莖拉出了內褲。

又長又肥的一條肉,從張警官腹部伸出來,握在他的手裡。

“老婆在家等你,孩子也在等爸爸….”

他用手指捏住張警官的陰莖,褪開張警官的包皮。

龜頭肥厚飽滿的露出來了。

櫻花色的弧形肉頭,看起來很有彈性。

“就算你不顧自己,也要想想老婆孩子…..”

他彎了腰,伸出脖子,把鼻子靠向張警官的龜頭吸氣。

張警官龜頭的味道….男人的肉味,混在悶在熱內褲裡久了以後的肥皂味…

他張嘴伸出舌頭,要含進張警官龜頭的時候,張警官突然激烈掙扎!

“你這個變態!”

張警官的腿站直了,腰桿劇烈扭動,陰莖從他的手裡滑出去,肥長的一條莖肉甩盪在內褲外面。

“變態!放開我!”

張警官嘴裡發出粗沉的痛罵,使勁抽動手臂,試圖掙脫鐵鏈!

啪!張警官猛的被打了一耳光!腦袋被打得歪到一邊!

“不識好歹的東西!”阿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過來,義憤填膺抬起手臂,還想再打張警官一耳光!”我家少爺都是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