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營寢室深夜裡的陰囊

在我的小說”光榮的恥辱”和”英雄島”都有描述過警察宿舍或是部隊軍營深夜通舖裡情景,這其實有一部分是源自於我的真實經歷。

我當兵時是在師級的指揮部擔任少尉政戰官,當時所有的軍官都要排班表查哨,所謂查哨就是營區裡有很多的哨點,查哨官的工作就是按照路線到每個哨點去簽到,順便檢查有沒有異狀,包括哨兵有沒有打瞌睡之類的,由於營區很大,走一圈下來….我有點忘了,可能也要至少一個小時吧?

排哨時間都在熄燈後,一直到隔天清晨,一兩個小時排一班,如果排到的時間很早或者很晚的話還好,回來還可以睡一覺,或者乾脆早起,最痛苦的就是被排到半夜兩三點查哨,睡到一半得起床,回來後沒多久就又天亮了。

我本來也是很討厭半夜被排查哨,直到有一次臭著臉到某連隊簽到,無意識的拿著手電筒到寢室裡繞了一圈,竟然有驚奇的發現,

連隊寢室通常是一個很大的房間,裡面靠牆擺放兩排上下舖的鐵架床,中間留出走道,每個弟兄都是頭朝著牆壁,腳朝向走道的睡在床上,而且都會放下綠色的蚊帳,所以當走在走道上巡視寢室的時候,就會看到一雙雙蚊帳裡的腳,而看不到頭。

弟兄們睡覺的時候,通常是穿草綠色軍內衣,和忘記什麼顏色的短褲,雖然有棉被,但夏天很熱的話,通常都不蓋被,其實睡下鋪的也就算了,睡在上鋪的話,床的高度正好到我的眼睛,也就是一雙雙的上鋪裡的腳就在蚊帳裡面對著我,

那天晚上,黑暗的寢室裡,我懶洋洋的拿著手電筒掃射,掃過上鋪的蚊帳,看到兩隻腳打開來,短褲的褲腳像帳棚一樣聳高起來,裡面的寬鬆四角內褲也跟著像是山洞一樣的褲腳聳高,手電筒的光束照射進褲腳洞,直接照到內褲裡毛茸茸的陰囊。

我真的看呆了,你要知道那包毛茸茸的陰囊距離我只有一隻腳的距離,算是很近,而且高度就在我的眼睛前方,我等於是眼神直視著那包露出在短褲褲腳和內褲褲腳裡的陰囊,而且如果是睡下鋪的話,我還得彎腰下去才能看到,但睡上鋪的話,我站在他腳的後面走道上就能看到陰囊。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包陰囊非常毛,而且是黑毛,毛多到把整個陰囊都包覆在毛裡,其實正常來說陰囊本身應該是不會有毛的,所以說不定是陰毛太長蓋到了陰囊,或者大腿的腿毛太長掩住了陰囊,總之陰囊就是覆蓋在黑毛堆裡,

而且那些黑毛,在手電筒光束的直接照射下,就像高解析度畫質一樣,一根根的非常清晰,而不是一團黑影這樣,是非常清楚的一根根畫質銳利的黑毛茂密的包住了陰囊,

至於陰囊本身的樣子,我有點記不得了,我忘了那是鬆軟垂出來的陰囊?還是皺起來緊縮的陰囊?總之那是毛茸茸的一球陰囊。

我出神的看著黑暗裡手電筒聚光燈下的陰囊,距離我那麼近就在我的眼前,你要知道其實我們很少有能明目張膽看別人陰囊的經驗,我又不是泌尿科醫生,雖然在比如公共浴室或者溫泉等場合甚至床上也看過別人的陰囊,但公共場所的話不方便盯著別人的陰囊看,而床上的話,看過的數量有限(?)

所以說這真的是很難得而且很特別的機會可以這樣近距離的觀察陰囊,當然我也希望能看到陰莖,但可惜的是從來沒有過,可能陰莖都剛好沒有掉下來到褲管洞裡,總之就只能看見陰囊。

從此以後,我就熱愛深夜查哨,趁這個機會走進連隊寢室裡看睡覺的弟兄們的陰囊,其實陰囊不容易看到,因為比如穿的是三角內褲或是比較緊身的四角內褲的話,那麼褲腳就不會敞開來,就一定要是穿寬鬆四角內褲才可以,所幸在當年,寬鬆四角內褲滿流行的而且是主流,但跟睡姿也有關係,必須要是兩條大腿敞開成大字型,而且短褲的褲腳要夠開,褲洞要開得夠大,然後裡面的寬鬆四角內褲的褲洞也要開得夠大,這樣才能看見陰囊。

所以其實一個晚上下來,通常也只能看見一兩個陰囊,而且更麻煩的是,在連隊寢室裡巡視的時候,值班的安全士官常常喜歡跟在後面,我必須下令他留在安全士官桌前不能離開,這樣我才能放心的盡情在寢室裡用手電筒照上鋪的褲管看露出來的陰囊。

但我也曾經遇過,我正在那裏一床一床的用手電筒照,看有沒有露出來的陰囊,猛一回頭,寢室門口探進安全士官的腦袋,狐疑的看我在做什麼,其實他們都很緊張,深怕身為查哨官的我發現什麼缺點,這樣他們就要受處分了,所以他們其實都很不放心我一個人在寢室裡神秘兮兮半天不出來。

因此其實我也沒辦法很盡興,總是要提防安全士官突然出現,要有點偷偷摸摸假裝認真在檢查是否有缺失,其實是在看有沒有陰囊。

看陰囊還有個問題就是不知道陰囊的主人,因為他們的頭都朝著牆壁,而且寢室很黑,我除非走到床頭用手電筒照他們的臉,否則看不清楚他們的長相,而身體來講軍人都差不多那樣,所以身體的部份其實分出不什麼特別的,但臉的話因為睡覺的時候有時候會側著頭,或是手擋到一半的臉,經常都看不清楚長相,所以我雖然看了一些陰囊,但卻幾乎沒有看清楚過一張臉。

情況大概就是這樣。


简体中文

军营寝室深夜里的阴囊

在我的小说”光荣的耻辱”和”英雄岛”都有描述过警察宿舍或是部队军营深夜通铺里情景,这其实有一部分是源自于我的真实经历。

我当兵时是在师级的指挥部担任少尉政战官,当时所有的军官都要排班表查哨,所谓查哨就是营区里有很多的哨点,查哨官的工作就是按照路线到每个哨点去签到,顺便检查有没有异状,包括哨兵有没有打瞌睡之类的,由于营区很大,走一圈下来….我有点忘了,可能也要至少一个小时吧?

排哨时间都在熄灯后,一直到隔天清晨,一两个小时排一班,如果排到的时间很早或者很晚的话还好,回来还可以睡一觉,或者干脆早起,最痛苦的就是被排到半夜两三点查哨,睡到一半得起床,回来后没多久就又天亮了。

我本来也是很讨厌半夜被排查哨,直到有一次臭着脸到某连队签到,无意识的拿着手电筒到寝室里绕了一圈,竟然有惊奇的发现,

连队寝室通常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靠墙摆放两排上下铺的铁架床,中间留出走道,每个弟兄都是头朝着墙壁,脚朝向走道的睡在床上,而且都会放下绿色的蚊帐,所以当走在走道上巡视寝室的时候,就会看到一双双蚊帐里的脚,而看不到头。

弟兄们睡觉的时候,通常是穿草绿色军内衣,和忘记什么颜色的短裤,虽然有棉被,但夏天很热的话,通常都不盖被,其实睡下铺的也就算了,睡在上铺的话,床的高度正好到我的眼睛,也就是一双双的上铺里的脚就在蚊帐里面对着我,

那天晚上,黑暗的寝室里,我懒洋洋的拿着手电筒扫射,扫过上铺的蚊帐,看到两只脚打开来,短裤的裤脚像帐棚一样耸高起来,里面的宽松四角内裤也跟着像是山洞一样的裤脚耸高,手电筒的光束照射进裤脚洞,直接照到内裤里毛茸茸的阴囊。

我真的看呆了,你要知道那包毛茸茸的阴囊距离我只有一只脚的距离,算是很近,而且高度就在我的眼睛前方,我等于是眼神直视着那包露出在短裤裤脚和内裤裤脚里的阴囊,而且如果是睡下铺的话,我还得弯腰下去才能看到,但睡上铺的话,我站在他脚的后面走道上就能看到阴囊。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包阴囊非常毛,而且是黑毛,毛多到把整个阴囊都包覆在毛里,其实正常来说阴囊本身应该是不会有毛的,所以说不定是阴毛太长盖到了阴囊,或者大腿的腿毛太长掩住了阴囊,总之阴囊就是覆盖在黑毛堆里,

而且那些黑毛,在手电筒光束的直接照射下,就像高解析度画质一样,一根根的非常清晰,而不是一团黑影这样,是非常清楚的一根根画质锐利的黑毛茂密的包住了阴囊,

至于阴囊本身的样子,我有点记不得了,我忘了那是松软垂出来的阴囊?还是皱起来紧缩的阴囊?总之那是毛茸茸的一球阴囊。

我出神的看着黑暗里手电筒聚光灯下的阴囊,距离我那么近就在我的眼前,你要知道其实我们很少有能明目张胆看别人阴囊的经验,我又不是泌尿科医生,虽然在比如公共浴室或者温泉等场合甚至床上也看过别人的阴囊,但公共场所的话不方便盯着别人的阴囊看,而床上的话,看过的数量有限(?)

所以说这真的是很难得而且很特别的机会可以这样近距离的观察阴囊,当然我也希望能看到阴茎,但可惜的是从来没有过,可能阴茎都刚好没有掉下来到裤管洞里,总之就只能看见阴囊。

从此以后,我就热爱深夜查哨,趁这个机会走进连队寝室里看睡觉的弟兄们的阴囊,其实阴囊不容易看到,因为比如穿的是三角内裤或是比较紧身的四角内裤的话,那么裤脚就不会敞开来,就一定要是穿宽松四角内裤才可以,所幸在当年,宽松四角内裤满流行的而且是主流,但跟睡姿也有关系,必须要是两条大腿敞开成大字型,而且短裤的裤脚要够开,裤洞要开得够大,然后里面的宽松四角内裤的裤洞也要开得够大,这样才能看见阴囊。

所以其实一个晚上下来,通常也只能看见一两个阴囊,而且更麻烦的是,在连队寝室里巡视的时候,值班的安全士官常常喜欢跟在后面,我必须下令他留在安全士官桌前不能离开,这样我才能放心的尽情在寝室里用手电筒照上铺的裤管看露出来的阴囊。

但我也曾经遇过,我正在那里一床一床的用手电筒照,看有没有露出来的阴囊,猛一回头,寝室门口探进安全士官的脑袋,狐疑的看我在做什么,其实他们都很紧张,深怕身为查哨官的我发现什么缺点,这样他们就要受处分了,所以他们其实都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寝室里神秘兮兮半天不出来。

因此其实我也没办法很尽兴,总是要提防安全士官突然出现,要有点偷偷摸摸假装认真在检查是否有缺失,其实是在看有没有阴囊。

看阴囊还有个问题就是不知道阴囊的主人,因为他们的头都朝着墙壁,而且寝室很黑,我除非走到床头用手电筒照他们的脸,否则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而身体来讲军人都差不多那样,所以身体的部份其实分出不什么特别的,但脸的话因为睡觉的时候有时候会侧着头,或是手挡到一半的脸,经常都看不清楚长相,所以我虽然看了一些阴囊,但却几乎没有看清楚过一张脸。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