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心 1

競選總部最終的決定性時刻,李泰剛濃密的眉毛緊蹙在ㄧ起,汗水滲出在他的深褐色皮膚的額頭,在日光燈的照射下,泛出反光。李泰剛不自覺握緊了拳頭,盯著電視螢幕,電視上一個禿頭的男人,穿著深藍色運動外套,內裡穿著白色襯衫,對著攝影機彎腰九十度鞠躬。”非常抱歉,我的努力不夠,辜負了支持者的期望”

競選總部響起掌聲,年輕夥伴們擁抱在一起,鞭炮聲在屋外響起,房外熱烈交談的聲音高漲起來。穿淺米色套裝的短髮女子走笑著上前說:老闆,恭喜你。

“恭喜 ,恭喜,大家辛苦了”李泰剛鬆鬆了領帶,擠出笑容。新聞記者急促的聲音在電視機響起“就在剛才,志民黨候選人許坤自行宣布敗選,市長當選人李泰剛目前人在競選總部,預計隨時會發表當選感言,有最新的情況我們會隨時為您插播報導”

辦公室再度響起歡呼,李泰剛終於稍微鬆了一口氣,他厚實的身軀往後靠倒在辦公室的黑色高背主管椅上。白色襯衫一絲不苟的貼合他身上的線條,微凸的胸口上黑色乳暈的圓型隱隱從白色襯衫的質料中透出。

米色套裝的短髮女子再次走過來,遞給李泰剛一張紙條“老闆,喔,不,要喊您市長囉!您要不要再順一順稿子?這是待會競選感言的講稿”

“好”李泰剛用低沉的喉音,接過紙條。

李泰剛很訝異自己沒有想像中的高興,可能因為接下來就是無盡的壓力,他等待這一刻可以說已經等待了四十年。從他出生開始,就背負著當上市長,甚至更上一層樓的深切期望。作為地方大家族的長孫,李泰剛的出生,與其說是高興,毋寧更多的是壓力,傳說中對於長孫的疼愛,完全沒有感受過。爺爺是省議員,忙著選民服務和黑白兩道應酬,一年到頭很少看到人。可能因為丈夫常年不在身邊,奶奶精神衰弱,對兒子媳婦十分冷淡,當然,除了精神衰弱外,也可能因為爸爸不成材吧?奶奶最疼愛的是大伯,爸爸作為次子,私立大學畢業後,就被安排到家族旗下的信用合作社當經理,說是經理,其實對財務一竅不通,整個家族沒有人瞧得起他,倒是大伯十分優秀,留學日本早稻田大學,在日本經營企業,非常成功。可能因為如此,爸爸對李泰剛十分嚴格,“我以後全靠你了”爸爸經常對李泰剛這麼說。從小李泰剛就沒少吃過棍棒,只要考不到全班前三名,就是一陣棒打,而媽媽是永遠站在爸爸這邊的,一邊幫李泰剛擦藥,總是ㄧ邊勸他“爸爸是為你好,你看大伯這麼優秀,你一定要比他強”,是,大伯什麼都好,但卻只有兩個女兒,沒有兒子。作為家族長孫的李泰剛,是爸爸奮力一搏的最後希望。

美國普渡大學畢業後,李泰剛按照爸爸的命令,回到台灣,先在大學教書,等待機會從政。國進黨現任市長突然宣布引退,給了他機會,在全家族的動員綁樁下,李泰剛塑造出科技市長,愛家好男人的清新形象。終於以些微票數驚險當選,夢想在今天晚上成真。

“我太太呢?”李泰剛問了身邊的秘書。

米色套裝女子立刻幹練的回答“夫人剛在補妝,已經提醒過了,馬上就來”

這時候,門推開,兩個大概五六歲大的小朋友突然跑了進來,跳到李泰剛身邊“爸爸,媽媽說等一下我們也可以上台嗎?“

李泰剛突然全身放鬆了,方形的臉也變得柔和,高而肥大的鼻子底下,咧開大大的笑臉和潔白的牙齒,白襯衫的袖子捲起來了,底下是深褐色粗壯帶濃密手毛的手臂和厚實的大手掌,摸摸小朋友的頭“當然可以呀,元元,等一下要牽好弟弟喔”

”我知道,同同,等一下你就跟著我,不可以吵喔“小女孩老氣橫秋對小男孩說,小男孩瞪大了眼睛,點點頭。

”走,我們去找媽媽“李泰剛一手牽著一個,他剪裁的非常合身的淺灰色西裝褲把他臀部的線條貼合得恰到好處,鼓起肉感紮實的兩坨饅頭般的兩座山,ㄧ前一後鼓動的向外走去。在亮如白晝的幾十盞日光燈照射下,V字型的內褲痕跡不顯眼的隨著走路ㄧ前一後的節奏時隱時現。

電視機再次響起記者急促的語調”記者現在李泰剛競選總部,再過幾分鐘,李泰剛本人就要到台上發表競選感言,這次競爭非常激烈,李泰剛最後是以三千六百多票的票數勝選….”電視上突然鎂光燈大作,卡嚓卡嚓的快門聲響個不停,李泰剛帶著一家人出現在鏡頭前。

低沉的喉音響起,李泰剛按照早背熟在腦海裡的講稿,用練習妥當的自然的姿態,陳述著他的勝選感言“我要把我們的城市,打造成為安居樂業,每個人都能夠擁有安穩生活,美好未來的地方!“

鏡頭前,李泰剛高大挺拔。淺灰色的西裝,打著紅色菱格紋領帶,內裡白色襯衫包裹著的,是178公分的身高,胸膛微凸的42歲男人的身體。西裝的線條穩穩貼合他的身形,上半身是微微的倒三角型,肩膀厚實,讓他顯得精神奕奕,兩道粗黑的眉毛,在現場聚光燈強烈的照射下,更顯得濃密烏黑。精鍊的短髮,只比平頭要稍微長一點點,李泰剛滿臉通紅,泛著些微油光“我們一定要加強取締犯罪!絕對不容許家園有任何危險”李泰剛高舉拳頭,底下一陣鼓掌歡呼!

同樣在看轉播的,是在老城區破舊公寓五樓雅房內的王偉山,這是一個38歲穿著白色汗衫背心的男人,黝黑的膚色讓白色背心顯得更加雪白,只是背心有點過大,也可能是鬆了,露出肩膀底下濃密的腋毛。在他緊實的手臂上遍滿不顯眼的多處傷疤,精瘦的手上捏著一個變形的鋁製啤酒罐。下半身只穿深藍色小格子四角褲,粗厚的大腿呈現倒三角形,是只有每天長跑訓練的田徑選手才能擁有的。他的膚色太黑了,小腿在黃而黑的膚色底下,看不清腿毛的多寡。他全身像是擠出油汁再擠出油汁一樣的瘦實,卻又在肩膀胸膛和大腿異乎常人鼓起,穿著四角褲汗衫的高大男人擠在窄小的單人床上,顯得格外滑稽,這時,他又往口中灌下一口啤酒。

房內散落箱子和雜亂的物品,雖然已經搬來半年多了,卻像剛住進來,隨便的放在房內唯一一張小桌子上的,是警察大學畢業證書,和柔道比賽的獎狀,警大畢業後,沒當過幾天員警,就被選任到官邸擔任總統隨扈,歸屬玉山警備部管轄。這是專任元首特勤任務的組織,王偉山進了警備隊,ㄧ待就是十多年,警備隊早出晚歸,工作時間全隨元首而定,經常臨時出任務,一去就是十天半個月,就在半年多前的某天,元首有個在府內的秘密會談,因為不會再出門,隨扈警戒解除,終於難得可以提早回家。

沒想到迎接王偉山的,是轉開家中臥房門鎖時,看到讓人詫異的景象,老婆全身赤裸,兩腿勾在一個同樣赤裸,皮膚白的微胖男人的身上,微胖男人正在ㄧ前ㄧ後的抽插,白亮亮的背部皮膚在日光燈下顯的更加慘白。老婆看到王偉山,拍拍男人。他回過頭來,看了王偉山ㄧ眼,把抽插的動作停了,坐起身來點了根菸,站起來從王偉山旁邊走出去

白胖男人挺著圓肚子,在白的不像真的雪白腹部皮膚底下,陰毛顯得猥褻的黑,陰莖還在勃起狀態,包皮退到後面,露出鮮紅的圓大龜頭,油油亮亮,整個陰莖上裹滿了黏液。

老婆完全沒有道歉的意思,並且滿不在乎的提出離婚。她要房子,還要全部的錢。王偉山憤怒,羞恥,滿腔說不出來是什麼的東西充滿他男子氣的胸膛,可能也是委屈,但他不可能哭,也不可能說,更不會求她。

滾!通通滾!不要臉!多年警備訓練,王偉山早已內化了樸素剛直,奉公守法的警察精神,元首隨扈工作接觸防範的都是暴徒和恐怖攻擊,他沒見過也不願意碰觸這種骯髒不入流的東西,怎麼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他提早退休,房子和錢都不要了,把這個女人,和這些髒事,連同他榮譽的職業和挺拔的制服,一起丟掉。想到這裡,王偉山不自覺又捏扁了鋁皮啤酒罐,憤怒的丟到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重新找回光榮!進步的價值!”電視上那個
方臉的男人,新任市長李泰剛高舉拳頭,用低沉厚實的嗓音,有力的說!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