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心 3(简体中文)

李泰刚把最后一口早餐狼吞虎咽,起来拿了公事包就要出门。这时候六岁女儿元元跑过来“爸爸!爸爸!你要走了?”

李泰刚把女儿抱起来亲了一口说”对啊,要乖喔!“

市长夫人一边收拾餐桌,一边拿手巾擦了四岁的儿子李同的嘴,儿子坐在儿童座椅上,呆呆的看着爸爸。市长夫人说”快走吧快迟到了!“

李泰刚对儿子挥挥手说”爸爸去上班啰!“一边再亲了女儿一口,把女儿放下来,开门回头对女儿挥挥手,就出门上班了。

搭电梯下楼,才出大门,王伟山已经穿着制服等在那里

“市长早!“

”早啊!伟山!“

市长点点头,大步向前走去。

响应亲民作风的新上任市长李泰刚,都搭地铁上班,ㄧ路上,王伟山警戒的跟在一旁,沿路很多市民兴奋的看到李泰刚打招呼,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李泰刚和蔼的ㄧㄧ向他们点头,道早安,有时候会遇到想合照的市民,李泰刚来者不拒,亲切与他们握手合照。这时候王伟山就会在旁帮忙拍照。

这两个充满雄性气息的高大男人,搭地铁前往市政府上班的路上,就是这么热热闹闹,被温馨气息包围着,更多人是害羞的在背后窃窃私语“哇!是市长耶!他好高喔”“听说有两个孩子呢!”“看报纸,老婆很漂亮!”

李泰刚的民调,也随着他的亲民作风而水涨船高。这些上班途中的风风火火热热闹闹,都随着两人走进市府大楼告一段落,终于的安静了。

等电梯的时候,李泰刚亲切没有架子的慰问王伟山

“上班一个多月了吧?还习惯吗?”

王伟山很有精神的回答“习惯!谢谢市长!”

李泰刚欣慰点点头,他知道这个曾任元首随扈,警察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之所以会来当市长随从,肯定背后有他的故事。

出于政治敏感,李泰刚也稍微有问过一点,在得知王伟山是离婚太过痛苦之后,想当然影响了工作,也就对王伟山的离职不抱怀疑,甚至以他兄长般的,作为政治家族长孙的尊严与同情心,照顾人的宽厚心态,而对王伟山想多加照顾他,甚至说出“没关系!你这么年轻!又帅!不怕没老婆!我会帮你多留意!到时候再找一个!”这样的话。

听到市长关爱的语言,王伟山兴奋的点了点头。

这是他低潮许久的人生,再一次获得长官的肯定!感觉更加珍贵!

作为警察大学的出色毕业生,柔道黑带的高手,王伟山是有骄傲自尊的,正因如此,对于老婆可耻的外遇特别难以接受!

但在一切逐渐转好的过程中,王伟山知道,他的精神疾病,却日复一日更加严重起来,原本已经预约好的心理谘商门诊,也因为作为市长随扈的新工作来到,而临时取消了

“不行!不能被知道市长随扈竟然在看心理医生!这是记者最想抓到的八卦题材,不能给市长惹麻烦!更不能影响好不容易得到的新工作!”拒绝心理谘商的结果,就是王伟山的病情更加严重。撞见老婆外遇那个晚上所看到的污秽场面,还有事后以为会苦苦求饶的老婆,却意外的摆出高姿态要求离婚的冰冷嘴脸……!不行!我非…..教训这对狗男女!操!王伟山又猛地敲了一下墙壁!

眼前是市长惊讶的脸。

“伟山?你怎么了?”

王伟山瞬间清醒了!还好出门前有吃药!因为还在药效期间,不至于太过失控。“我,我,因为经常有听说歹徒会在电梯安置爆裂物,我突然想到这一点,所以想测试一下电梯的稳固性,真抱歉吓到您了”

“喔,没关系”

李泰刚觉得奇怪。但也说不出哪有问题,只好按下不表。两人走出电梯,迎面来的是市长秘书黄慧珊,

“市长早,市政晨会的资料已经放您桌上了,晨会再十五分钟开始,正好您可以先看一下,我先到会议室检查投影机等等设备”

“好的,你去吧”李泰刚看着快步离开的黄慧珊的背影,对王伟山说“慧珊很不错,而且还没结婚呢!”

“喔,是的”

其实王伟山根本就没有专心,他为了刚才失控的事还在心烦意乱,虽然暂时控制了情绪,但他知道只是强忍着而已,内心一股闷火仍在熊熊燃烧,就像煮沸的汤,拼命要把锅盖压住,却感觉那股气快要爆开了。

还好李泰刚忙着进办公室看资料,没再多说什么。王伟山随即进了市长办公室隔壁的随扈室,把门关上,背靠在门上,深深的吐出口气,随即把手伸进裤袋里,在制服有点过紧的裤袋里掏着,碰触到松软温暖的圆肉的同时,他拿到了药,把药从口袋拿出来吞了下去。

已经到了一个早晨要吞两颗的地步了!王伟山非常忧虑的想着。他长而刚毅的脸渗出了汗珠。

这就像寻常的一天,市长在各种会议和接见中度过,中饭只随便匆匆吃了隔夜的牛奶和面包。在下午安排了到环北市场考察,并且要和当地住户亲自面谈。深知任务的重要性,以及可能的差错,王伟山绷紧神经的跟随着,警戒的环顾四周。

作为市长,深知亲民形象重要性的李泰刚,完全看不出担心,全身充满干劲和热诚。迈着雄伟的步伐来到市场,市长大咧咧的露出笑脸和洁白的牙齿,有力的拍了拍前面男人的肩膀,称兄道弟的说着“理事长!真麻烦你了!辛苦了!”

理事长是个六十多岁,矮胖的初老男人,憨厚的拉着市长的手,走进市场办公室,泡上茶,并且拿出厚厚的报表,汇报着预定拆迁的进度,以及市场商户们暂时安置的计划。市长仔细听着,不时提出问题,王伟山跟在一旁,环北市场的拆迁有一些争议,庞大的土地开发利益,甚至牵扯到黑道介入,王伟山不得不特别提高警觉以维护市长的安全。

李泰刚听着理事长的报告,时间很快的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逐渐的,感觉到肚子里有种剧烈的翻搅。到底不知道是吃了什么?李泰刚觉得肚子怪怪的,就在刚才,已经去小便过一次,本来想要排便,考虑到理事长等着,而且预备拆迁的破旧市场,厕所很脏。于是强忍着。但现在大便的感觉却愈来愈强烈。大便要花比较久的时间,很难解释到底去厕所为什么要这么久,而市长竟然在视察的时候大便,这也太难以启齿了。李泰刚想赶紧结束会谈,快点回去市政府。

偏偏理事长难得遇到市长,准备了很多资料,环北市场的搬迁工作千头万绪,事情又多又繁,都要市长来帮忙定夺,在这个时候,李泰刚肚子再次剧烈痛了起来,为了不被发现,市长把肛门用力的夹紧,并且不太自然的调整了坐姿。

“市长,您看这个,这是去年我们的营业额,在搬迁后,预计可能会暂时受到影响….”

“恩 恩。吾”

”市长,还有这个,搬迁计划的预算,第一期只安排了两百万,可是我们才到三月,就已经花了一百多万了“

”恩…恩…吾“

“市长,搬迁计划中,预计有二十三项工程要招标,可是其中十二项工程,怎么也找不到投标的厂商…”

“恩,吾,恩…”

李泰刚黝黑方正的脸上渗出了汗珠。理事长滔滔不绝。

”市长,你看,甲区丁户这样的商户,对于调到新区的位置,很不满意呢….”

“恩 恩“

李泰刚终于忍不住了“没关系,没关系,恩,没关系,你看…恩,要怎么处理,你先处理….”

腹中的绞痛剧烈翻搅,李泰刚甚至已经不敢起身去上厕所,就怕他怕一站起来,就会忍不住粪便狂喷出来,真的太丢脸人了。

还是王伟山细心,注意到了市长不舒服的表情,向前去弯腰,低头问“市长,您还好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这时候,理事长才发现了异状,赶紧问“市长不舒服吗?要不要喝水?”

”没关系,我,我,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好,好,慢慢来“理事长站起来连忙说。

李泰刚坐着,深呼吸,用力夹紧了肛门,他的西装裤因为屁股过度的绷紧,两坨肉挤在一起,把西装裤缝夹到了屁股里面,在鼓圆的屁股上明显烙印出突起的V型三角内裤痕。

市长摇摇晃晃站起来,王伟山立刻上前扶着

“没关系,没关系”李泰刚强忍着腹痛,慢慢的理事长办公室外,位在市场里的厕所走去,尽力强装着并不是拉肚子,而只是有点晕眩。

王伟山不放心,ㄧ路跟着市长来到了厕所。这个环北市场的公厕,是ㄧ副典型的旧市场样貌,贴着过时的绿色磁砖,地上满是积水,空气中漂浮着尿臭。王伟山小心的扶着市长不要踩到脏水。

其实市长内心是希望随扈不要跟着,再怎么样也不会想大便的时候有随扈在旁边。但此刻市长没有办法管这些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只能集中肛门上,用力的把屁股夹紧,特别是肛门口更是用力的挤起来关住。满心祈祷千万不要排泄出来,来到厕所,市长没空挑选就快速的走进门口第一间的大便间,开门进去,才刚把门关上看到传统式蹲厕,意志力突然松懈,更加不能忍想排便,急急忙忙解开腰带,拉下裤链,大便间地上污水满地都是,顾不得这么多了,把西装裤管稍微撩起,再脱下西装裤到小腿肚的位置,正把白色内裤脱到大腿处就手忙脚乱来不及的连忙半蹲下来,终于忍不住哗噗噗哗像喷水似的排便了。而且一连噗噗噗大声的喷出粪便出来。

王伟山看到市长走进厕所,就识趣得站在厕所外面等待,而没有再继续跟进去。但是听到大声的噗噗噗的喷便声,王伟山忍不住探头进厕所看看,迎着男厕大门,ㄧ眼就看到排在第一间大便间,厕所的门被飘开了,匆忙脱裤子的市长来不及锁门,在打开的门缝中,王伟山看到市长脱了裤子正在大便。身形高大健壮的市长,在局促狭窄的大便间,为了怕踩到脏水而已羞耻的姿势半蹲着,市长的内裤脱到大腿上,西装裤则脱到膝盖,一阵臭味同时飘了过来。新上任市长的屁股整个朝门外曝露,裸露的雪白的粗壮大腿中间垂吊夹着松软皱褶的长满黑毛的阴囊,市长坦露整个下体,以及原来市长穿的是白色三角内裤,还有他羞辱的排便姿势,都被随扈王伟山完全的目睹了。

王伟山礼貌性的回避,站回了厕所外面。他深知,他的职责是守护这间厕所不让任何人进去,因为这牵涉到市长的尊严,作为随扈必须确保市长的尊严,这是他的神圣职责。首长们的一切,就算看到也要装不知道,把嘴关紧,口风把牢。此外对于首长的指令,则要全力以赴,奋不顾身的去达成!这是王伟山曾身为最高领袖随扈所具备的专业素养!

一连串的喷水排泄后,终于,李泰刚感觉腹痛稍微缓和了,市长把男人的肛门一紧一放,试图排出更多的粪便,希望借此将肚子里得痛苦感全部排出。这时候李泰刚才以大便蹲姿发现,太匆忙排泄的结果,忘记锁门,门洞大开,赶紧关上后,更尴尬的发现,市长的白色内裤因为来不及完全脱下,只把内裤挂在多毛的大腿下,而沾到了浅黄色的粪汁。白色纯棉男士内裤上现在除了染上ㄧ片大便的黄晕,更黏着深褐色的粪块在上面。市长以大便蹲姿费力的从裤袋掏出卫生纸,用右手往肛门擦拭,隔着卫生纸,他把手按压肛门,就连肛门周围都细细的按压轻擦好几次,ㄧ边擦屁股,李泰ㄧ边苦恼起来,白色内裤沾到大便,该怎么处理呢?

是不是要丢掉?可是要丢哪里?他该怎么出这个便所的门呢?把被大便沾脏的内裤丢在这个要被亲自拆迁的市场厕所里吗?不但要拆了这个市场,还要把自己的内裤也丢在这里?

李泰刚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垃圾桶,如果要丢的话,只能丢在蹲式马桶的粪坑里,但是,这是没办法用水冲走的,

市长沾了大便的内裤,丢在厕所里,被清洁工发现?这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更何况如果丢掉内裤,那么只能不穿内裤而出门了,要在没穿内裤的情况下穿上合身的西装裤,那么线条明显的阴茎和阴囊垂袋的形状,也会透过柔软的西装裤料而正面的呈现在所有人眼前。就连阴茎习惯性地放在西装裤的右侧这样私密的事都会被市民看到,李泰刚绝对没有办法接受。

“市长?还好吗?”在厕所外等太久的王伟山,在噗噗声告一段落后,他听到了市长掏出卫生纸西西索索的声音,紧接着他又听到市长用纸擦屁股来回摩擦肛门的沙沙声,之后就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于是进了厕所,在门外关心的问。

实在没有办法了,也只能这样了!对李泰刚来说王伟山是自己人,虽然也不想丢脸,权衡之下也没有办法。于是李泰刚说出了可耻的话“伟山,帮我弄一条新内裤来,顺便拿一个塑胶袋”

王伟山瞬间明白发生什么事,他是一位训练有素的警备队员,为了首长甚至牺牲生命都在所不惜。而现在他要去帮首长找一条新的男内裤。但问题来了,这是下午四点多,打烊后的破旧传统市场里,只剩下三三两两准备收摊的菜贩,要去哪里找新的男内裤?破旧市场地处即将拆迁的老城区,距离最近便利商店也要步行十多分钟,来回至少半小时。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随扈不见人影,却留下市长一个人在厕所大便间,如果要是理事长找了过来,该要怎么解释?

“伟山?去找了吗?”

“市,市长,我,”

王伟山脑子飞快转着各种想法,却苦恼于不知道如何才能快速的买到新的男内裤。“市长,因为最近的便利商店来回要半小时,我怕理事长万ㄧ来厕所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这真的是个问题,李泰刚也没想到,像是这样的情况,市长脸色发白的匆忙地跑进厕所之后,随扈就匆忙跑到很远的便利商店买内裤?就算再笨的人也能猜到发生什么事吧?绝对不能被知道!

要是理事长来到厕所后,又啰唆的在门前不走了,该怎么办呢?如果真的去买内裤,回来时当着理事长的面,要怎么把内裤拿给市长而不被发现呢?种种为难之处,李泰刚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王伟山突然有了主意,出于忠诚的警备员本能,想都没有多想就说“如果市长不介意的话,先暂时穿我的内裤吧”

“你….这样….可以吗?“李泰刚愣住了,但暂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

”先别耽误时间,只能暂时委屈您一下,我们好赶紧回去“

王伟山以警备队前分队长的敏捷迅速的姿态,解开制服西装裤的腰带,拉下裤链,同时把脚跟抬高,避免碰到地上的脏水,快速的把长裤的裤管脱掉,再用同样的姿势把另一脚的长裤也脱掉,王伟山的下半身全部的赤裸着,只穿深蓝色印花三角内裤,他光着的粗壮的大腿紧绷着,腿毛从大腿靠近膝盖的位置延伸到小腿肚还穿着的黑色男袜和黑色皮鞋。

王伟山就以这样的姿势,光着腿,穿着黑色男袜和皮鞋,抱着脱下来的长裤,迅速脱下深蓝色棉质内裤。抱持绝对要捍卫市长的坚定忠诚信念,王伟山弯腰把内裤脱到小腿,露出巨大悬垂着的发黑长满了毛的皱褶阴囊袋摇晃着,粗壮满是青筋的黑色阴茎顶端,是像玫瑰花瓣ㄧ样折叠的包皮,裹着饱满的红紫色龟头,露出龟头眼,阴茎和阴囊随着脱内裤的动作左右摇来晃去,因为弯腰的动作,鼓圆的屁股朝着窗口的方向翘了起来,在下午阳光的斜斜照射下,黝黑肤色对比着而异常发白的屁股暴露出来,白色的浑厚的屁股肉当中,黑色的肛毛显眼杂乱的长满屁股缝,脱下内裤而挺起屁股的瞬间,肛门口的裂缝也在不到一秒的时间暴露出来,浓密的黑毛包围着细长排便用通往直肠的警备员的肛门缝,无语的显露着。

”市长?“王伟山轻轻的敲了一下大便间的门,把刚脱下来的自己的内裤拿给市长。李泰刚把门开了一条缝,接过了王伟山的内裤。男人内裤穿了ㄧ天,刚脱下来的纯棉的手感糙度中还有着温热,刚刚才包裹高大男随扈的阴茎的布,抖完尿之后就把阴茎放进来包裹着的布,在合身制服长裤的里面紧紧固定住王伟山的男性生殖器,深蓝色格纹三角棉质男士内裤,因为匆忙脱下而来不及翻面,以反面的姿态朝上,紧贴男人射精用的生殖器的那一面呈现在李泰刚的面前,上面还有两根长长而卷曲的男阴毛,一阵刚洗过澡的肥皂香味中隐隐约约有包了ㄧ天阳具的闷骚。

事已至此,李泰刚顾不得那么多了,避免碰到地上脏水的弯腰,先仔细把西装裤脱掉,跟门外等着的警备员ㄧ样,李泰刚充满男性气概的下半身全裸着,光着腿,只穿着黑色长袜和皮鞋,小心翼翼站起来,市长射精而生育了两个小孩的阴茎,此刻缩成一团软垂着,深黑色包皮层层叠叠中露出黑龟头的尖端部,摇晃着阴囊的李泰刚,把自己的生殖器放进了王伟山深蓝色纯棉内裤的囊袋中。
为了捍卫市长而脱掉内裤的王伟山,这时候已经在大便间的门外重新把制服长裤穿起来了。警备队员长裤在有穿内裤的时候都会在右侧鼓出小小的隆起,更何况没穿内裤的时候,阴茎的形状线条整个暴露,椭圆形的龟头斜斜往右上置放,顺着而下的是阴茎肉干,再来是一大包明显分为ㄧ高一低的阴囊袋,透过卡其布料,线条都被明显的被看见,甚至能推测出王伟山睾丸的大小。

市长终于整装好,平整的衬衫札进毕挺的西装裤里,挺拔的走出大便间,并且尴尬的把自己沾了大便的白色内裤,递给了王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