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心 3

李泰剛把最後一口早餐狼吞虎嚥,起來拿了公事包就要出門。這時候六歲女兒元元跑過來“爸爸!爸爸!你要走了?”

李泰剛把女兒抱起來親了一口說”對啊,要乖喔!“

市長夫人一邊收拾餐桌,一邊拿手巾擦了四歲的兒子李同的嘴,兒子坐在兒童座椅上,呆呆的看著爸爸。市長夫人說”快走吧快遲到了!“

李泰剛對兒子揮揮手說”爸爸去上班囉!“一邊再親了女兒一口,把女兒放下來,開門回頭對女兒揮揮手,就出門上班了。

搭電梯下樓,才出大門,王偉山已經穿著制服等在那裡

“市長早!“

”早啊!偉山!“

市長點點頭,大步向前走去。

響應親民作風的新上任市長李泰剛,都搭地鐵上班,ㄧ路上,王偉山警戒的跟在一旁,沿路很多市民興奮的看到李泰剛打招呼,還有人拿出手機拍照,李泰剛和藹的ㄧㄧ向他們點頭,道早安,有時候會遇到想合照的市民,李泰剛來者不拒,親切與他們握手合照。這時候王偉山就會在旁幫忙拍照。

這兩個充滿雄性氣息的高大男人,搭地鐵前往市政府上班的路上,就是這麼熱熱鬧鬧,被溫馨氣息包圍著,更多人是害羞的在背後竊竊私語“哇!是市長耶!他好高喔”“聽說有兩個孩子呢!”“看報紙,老婆很漂亮!”

李泰剛的民調,也隨著他的親民作風而水漲船高。這些上班途中的風風火火熱熱鬧鬧,都隨著兩人走進市府大樓告一段落,終於的安靜了。

等電梯的時候,李泰剛親切沒有架子的慰問王偉山

“上班一個多月了吧?還習慣嗎?”

王偉山很有精神的回答“習慣!謝謝市長!”

李泰剛欣慰點點頭,他知道這個曾任元首隨扈,警察大學的優秀畢業生,之所以會來當市長隨從,肯定背後有他的故事。

出於政治敏感,李泰剛也稍微有問過一點,在得知王偉山是離婚太過痛苦之後,想當然影響了工作,也就對王偉山的離職不抱懷疑,甚至以他兄長般的,作為政治家族長孫的尊嚴與同情心,照顧人的寬厚心態,而對王偉山想多加照顧他,甚至說出“沒關係!你這麼年輕!又帥!不怕沒老婆!我會幫你多留意!到時候再找一個!”這樣的話。

聽到市長關愛的語言,王偉山興奮的點了點頭。

這是他低潮許久的人生,再一次獲得長官的肯定!感覺更加珍貴!

作為警察大學的出色畢業生,柔道黑帶的高手,王偉山是有驕傲自尊的,正因如此,對於老婆可恥的外遇特別難以接受!

但在一切逐漸轉好的過程中,王偉山知道,他的精神疾病,卻日復一日更加嚴重起來,原本已經預約好的心理諮商門診,也因為作為市長隨扈的新工作來到,而臨時取消了

“不行!不能被知道市長隨扈竟然在看心理醫生!這是記者最想抓到的八卦題材,不能給市長惹麻煩!更不能影響好不容易得到的新工作!”拒絕心理諮商的結果,就是王偉山的病情更加嚴重。撞見老婆外遇那個晚上所看到的污穢場面,還有事後以為會苦苦求饒的老婆,卻意外的擺出高姿態要求離婚的冰冷嘴臉……!不行!我非…..教訓這對狗男女!操!王偉山又猛地敲了一下牆壁!

眼前是市長驚訝的臉。

“偉山?你怎麼了?”

王偉山瞬間清醒了!還好出門前有吃藥!因為還在藥效期間,不至於太過失控。“我,我,因為經常有聽說歹徒會在電梯安置爆裂物,我突然想到這一點,所以想測試一下電梯的穩固性,真抱歉嚇到您了”

“喔,沒關係”

李泰剛覺得奇怪。但也說不出哪有問題,只好按下不表。兩人走出電梯,迎面來的是市長秘書黃慧珊,

“市長早,市政晨會的資料已經放您桌上了,晨會再十五分鐘開始,正好您可以先看一下,我先到會議室檢查投影機等等設備”

“好的,你去吧”李泰剛看著快步離開的黃慧珊的背影,對王偉山說“慧珊很不錯,而且還沒結婚呢!”

“喔,是的”

其實王偉山根本就沒有專心,他為了剛才失控的事還在心煩意亂,雖然暫時控制了情緒,但他知道只是強忍著而已,內心一股悶火仍在熊熊燃燒,就像煮沸的湯,拼命要把鍋蓋壓住,卻感覺那股氣快要爆開了。

還好李泰剛忙著進辦公室看資料,沒再多說什麼。王偉山隨即進了市長辦公室隔壁的隨扈室,把門關上,背靠在門上,深深的吐出口氣,隨即把手伸進褲袋裡,在制服有點過緊的褲袋裡掏著,碰觸到鬆軟溫暖的圓肉的同時,他拿到了藥,把藥從口袋拿出來吞了下去。

已經到了一個早晨要吞兩顆的地步了!王偉山非常憂慮的想著。他長而剛毅的臉滲出了汗珠。

這就像尋常的一天,市長在各種會議和接見中度過,中飯只隨便匆匆吃了隔夜的牛奶和麵包。在下午安排了到環北市場考察,並且要和當地住戶親自面談。深知任務的重要性,以及可能的差錯,王偉山繃緊神經的跟隨著,警戒的環顧四周。

作為市長,深知親民形象重要性的李泰剛,完全看不出擔心,全身充滿幹勁和熱誠。邁著雄偉的步伐來到市場,市長大咧咧的露出笑臉和潔白的牙齒,有力的拍了拍前面男人的肩膀,稱兄道弟的說著“理事長!真麻煩你了!辛苦了!”

理事長是個六十多歲,矮胖的初老男人,憨厚的拉著市長的手,走進市場辦公室,泡上茶,並且拿出厚厚的報表,匯報著預定拆遷的進度,以及市場商戶們暫時安置的計畫。市長仔細聽著,不時提出問題,王偉山跟在一旁,環北市場的拆遷有一些爭議,龐大的土地開發利益,甚至牽扯到黑道介入,王偉山不得不特別提高警覺以維護市長的安全。

李泰剛聽著理事長的報告,時間很快的過去,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逐漸的,感覺到肚子裡有種劇烈的翻攪。到底不知道是吃了什麼?李泰剛覺得肚子怪怪的,就在剛才,已經去小便過一次,本來想要排便,考慮到理事長等著,而且預備拆遷的破舊市場,廁所很髒。於是強忍著。但現在大便的感覺卻愈來愈強烈。大便要花比較久的時間,很難解釋到底去廁所為什麼要這麼久,而市長竟然在視察的時候大便,這也太難以啟齒了。李泰剛想趕緊結束會談,快點回去市政府。

偏偏理事長難得遇到市長,準備了很多資料,環北市場的搬遷工作千頭萬緒,事情又多又繁,都要市長來幫忙定奪,在這個時候,李泰剛肚子再次劇烈痛了起來,為了不被發現,市長把肛門用力的夾緊,並且不太自然的調整了坐姿。

“市長,您看這個,這是去年我們的營業額,在搬遷後,預計可能會暫時受到影響….”

“恩 恩。吾”

”市長,還有這個,搬遷計畫的預算,第一期只安排了兩百萬,可是我們才到三月,就已經花了一百多萬了“

”恩…恩…吾“

“市長,搬遷計畫中,預計有二十三項工程要招標,可是其中十二項工程,怎麼也找不到投標的廠商…”

“恩,吾,恩…”

李泰剛黝黑方正的臉上滲出了汗珠。理事長滔滔不絕。

”市長,你看,甲區丁戶這樣的商戶,對於調到新區的位置,很不滿意呢….”

“恩 恩“

李泰剛終於忍不住了“沒關係,沒關係,恩,沒關係,你看…恩,要怎麼處理,你先處理….”

腹中的絞痛劇烈翻攪,李泰剛甚至已經不敢起身去上廁所,就怕他怕一站起來,就會忍不住糞便狂噴出來,真的太丟臉人了。

還是王偉山細心,注意到了市長不舒服的表情,向前去彎腰,低頭問“市長,您還好嗎?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這時候,理事長才發現了異狀,趕緊問“市長不舒服嗎?要不要喝水?”

”沒關係,我,我,我先去一下洗手間“

”好,好,慢慢來“理事長站起來連忙說。

李泰剛坐著,深呼吸,用力夾緊了肛門,他的西裝褲因為屁股過度的繃緊,兩坨肉擠在一起,把西裝褲縫夾到了屁股裡面,在鼓圓的屁股上明顯烙印出突起的V型三角內褲痕。

市長搖搖晃晃站起來,王偉山立刻上前扶著

“沒關係,沒關係”李泰剛強忍著腹痛,慢慢的理事長辦公室外,位在市場裡的廁所走去,盡力強裝著並不是拉肚子,而只是有點暈眩。

王偉山不放心,ㄧ路跟著市長來到了廁所。這個環北市場的公廁,是ㄧ副典型的舊市場樣貌,貼著過時的綠色磁磚,地上滿是積水,空氣中漂浮著尿臭。王偉山小心的扶著市長不要踩到髒水。

其實市長內心是希望隨扈不要跟著,再怎麼樣也不會想大便的時候有隨扈在旁邊。但此刻市長沒有辦法管這些了,他全部的注意力只能集中肛門上,用力的把屁股夾緊,特別是肛門口更是用力的擠起來關住。滿心祈禱千萬不要排泄出來,來到廁所,市長沒空挑選就快速的走進門口第一間的大便間,開門進去,才剛把門關上看到傳統式蹲廁,意志力突然鬆懈,更加不能忍想排便,急急忙忙解開腰帶,拉下褲鏈,大便間地上污水滿地都是,顧不得這麼多了,把西裝褲管稍微撩起,再脱下西裝褲到小腿肚的位置,正把白色內褲脫到大腿處就手忙腳亂來不及的連忙半蹲下來,終於忍不住嘩噗噗嘩像噴水似的排便了。而且一連噗噗噗大聲的噴出糞便出來。

王偉山看到市長走進廁所,就識趣得站在廁所外面等待,而沒有再繼續跟進去。但是聽到大聲的噗噗噗的噴便聲,王偉山忍不住探頭進廁所看看,迎著男廁大門,ㄧ眼就看到排在第一間大便間,廁所的門被飄開了,匆忙脫褲子的市長來不及鎖門,在打開的門縫中,王偉山看到市長脫了褲子正在大便。身形高大健壯的市長,在侷促狹窄的大便間,為了怕踩到髒水而已羞恥的姿勢半蹲著,市長的內褲脫到大腿上,西裝褲則脱到膝蓋,一陣臭味同時飄了過來。新上任市長的屁股整個朝門外曝露,裸露的雪白的粗壯大腿中間垂吊夾著鬆軟皺摺的長滿黑毛的陰囊,市長坦露整個下體,以及原來市長穿的是白色三角內褲,還有他羞辱的排便姿勢,都被隨扈王偉山完全的目睹了。

王偉山禮貌性的回避,站回了廁所外面。他深知,他的職責是守護這間廁所不讓任何人進去,因為這牽涉到市長的尊嚴,作為隨扈必須確保市長的尊嚴,這是他的神聖職責。首長們的一切,就算看到也要裝不知道,把嘴關緊,口風把牢。此外對於首長的指令,則要全力以赴,奮不顧身的去達成!這是王偉山曾身為最高領袖隨扈所具備的專業素養!

一連串的噴水排泄後,終於,李泰剛感覺腹痛稍微緩和了,市長把男人的肛門一緊一放,試圖排出更多的糞便,希望藉此將肚子裡得痛苦感全部排出。這時候李泰剛才以大便蹲姿發現,太匆忙排泄的結果,忘記鎖門,門洞大開,趕緊關上後,更尷尬的發現,市長的白色內褲因為來不及完全脱下,只把內褲掛在多毛的大腿下,而沾到了淺黃色的糞汁。白色純棉男士內褲上現在除了染上ㄧ片大便的黃暈,更黏著深褐色的糞塊在上面。市長以大便蹲姿費力的從褲袋掏出衛生紙,用右手往肛門擦拭,隔著衛生紙,他把手按壓肛門,就連肛門周圍都細細的按壓輕擦好幾次,ㄧ邊擦屁股,李泰ㄧ邊苦惱起來,白色內褲沾到大便,該怎麼處理呢?

是不是要丟掉?可是要丟哪裡?他該怎麼出這個便所的門呢?把被大便沾髒的內褲丟在這個要被親自拆遷的市場廁所裡嗎?不但要拆了這個市場,還要把自己的內褲也丟在這裡?

李泰剛看了看,並沒有看到垃圾桶,如果要丟的話,只能丟在蹲式馬桶的糞坑裡,但是,這是沒辦法用水沖走的,

市長沾了大便的內褲,丟在廁所裡,被清潔工發現?這是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更何況如果丟掉內褲,那麼只能不穿內褲而出門了,要在沒穿內褲的情況下穿上合身的西裝褲,那麼線條明顯的陰莖和陰囊垂袋的形狀,也會透過柔軟的西裝褲料而正面的呈現在所有人眼前。就連陰莖習慣性地放在西裝褲的右側這樣私密的事都會被市民看到,李泰剛絕對沒有辦法接受。

“市長?還好嗎?”在廁所外等太久的王偉山,在噗噗聲告一段落後,他聽到了市長掏出衛生紙西西索索的聲音,緊接著他又聽到市長用紙擦屁股來回摩擦肛門的沙沙聲,之後就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於是進了廁所,在門外關心的問。

實在沒有辦法了,也只能這樣了!對李泰剛來說王偉山是自己人,雖然也不想丟臉,權衡之下也沒有辦法。於是李泰剛說出了可恥的話“偉山,幫我弄一條新內褲來,順便拿一個塑膠袋”

王偉山瞬間明白發生什麼事,他是一位訓練有素的警備隊員,為了首長甚至犧牲生命都在所不惜。而現在他要去幫首長找一條新的男內褲。但問題來了,這是下午四點多,打烊後的破舊傳統市場裡,只剩下三三兩兩準備收攤的菜販,要去哪裡找新的男內褲?破舊市場地處即將拆遷的老城區,距離最近便利商店也要步行十多分鐘,來回至少半小時。在這麼長的時間裡,隨扈不見人影,卻留下市長一個人在廁所大便間,如果要是理事長找了過來,該要怎麼解釋?

“偉山?去找了嗎?”

“市,市長,我,”

王偉山腦子飛快轉著各種想法,卻苦惱於不知道如何才能快速的買到新的男內褲。“市長,因為最近的便利商店來回要半小時,我怕理事長萬ㄧ來廁所看,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這真的是個問題,李泰剛也沒想到,像是這樣的情況,市長臉色發白的匆忙地跑進廁所之後,隨扈就匆忙跑到很遠的便利商店買內褲?就算再笨的人也能猜到發生什麼事吧?絕對不能被知道!

要是理事長來到廁所後,又囉唆的在門前不走了,該怎麼辦呢?如果真的去買內褲,回來時當著理事長的面,要怎麼把內褲拿給市長而不被發現呢?種種為難之處,李泰剛啞口無言,不知所措。

王偉山突然有了主意,出於忠誠的警備員本能,想都沒有多想就說“如果市長不介意的話,先暫時穿我的內褲吧”

“你….這樣….可以嗎?“李泰剛愣住了,但暫時也想不出別的辦法。

”先別耽誤時間,只能暫時委屈您一下,我們好趕緊回去“

王偉山以警備隊前分隊長的敏捷迅速的姿態,解開制服西裝褲的腰帶,拉下褲鏈,同時把腳跟抬高,避免碰到地上的髒水,快速的把長褲的褲管脫掉,再用同樣的姿勢把另一腳的長褲也脫掉,王偉山的下半身全部的赤裸著,只穿深藍色印花三角內褲,他光著的粗壯的大腿緊繃著,腿毛從大腿靠近膝蓋的位置延伸到小腿肚還穿著的黑色男襪和黑色皮鞋。

王偉山就以這樣的姿勢,光著腿,穿著黑色男襪和皮鞋,抱著脫下來的長褲,迅速脫下深藍色棉質內褲。抱持絕對要捍衛市長的堅定忠誠信念,王偉山彎腰把內褲脫到小腿,露出巨大懸垂著的發黑長滿了毛的皺摺陰囊袋搖晃著,粗壯滿是青筋的黑色陰莖頂端,是像玫瑰花瓣ㄧ樣折疊的包皮,裹著飽滿的紅紫色龜頭,露出龜頭眼,陰莖和陰囊隨著脫內褲的動作左右搖來晃去,因為彎腰的動作,鼓圓的屁股朝著窗口的方向翹了起來,在下午陽光的斜斜照射下,黝黑膚色對比著而異常發白的屁股暴露出來,白色的渾厚的屁股肉當中,黑色的肛毛顯眼雜亂的長滿屁股縫,脫下內褲而挺起屁股的瞬間,肛門口的裂縫也在不到一秒的時間暴露出來,濃密的黑毛包圍著細長排便用通往直腸的警備員的肛門縫,無語的顯露著。

”市長?“王偉山輕輕的敲了一下大便間的門,把剛脫下來的自己的內褲拿給市長。李泰剛把門開了一條縫,接過了王偉山的內褲。男人內褲穿了ㄧ天,剛脫下來的純棉的手感糙度中還有著溫熱,剛剛才包裹高大男隨扈的陰莖的布,抖完尿之後就把陰莖放進來包裹著的布,在合身制服長褲的裡面緊緊固定住王偉山的男性生殖器,深藍色格紋三角棉質男士內褲,因為匆忙脱下而來不及翻面,以反面的姿態朝上,緊貼男人射精用的生殖器的那一面呈現在李泰剛的面前,上面還有兩根長長而卷曲的男陰毛,一陣剛洗過澡的肥皂香味中隱隱約約有包了ㄧ天陽具的悶騷。

事已至此,李泰剛顧不得那麼多了,避免碰到地上髒水的彎腰,先仔細把西裝褲脫掉,跟門外等著的警備員ㄧ樣,李泰剛充滿男性氣概的下半身全裸著,光著腿,只穿著黑色長襪和皮鞋,小心翼翼站起來,市長射精而生育了兩個小孩的陰莖,此刻縮成一團軟垂著,深黑色包皮層層疊疊中露出黑龜頭的尖端部,搖晃著陰囊的李泰剛,把自己的生殖器放進了王偉山深藍色純棉內褲的囊袋中。
為了捍衛市長而脫掉內褲的王偉山,這時候已經在大便間的門外重新把制服長褲穿起來了。警備隊員長褲在有穿內褲的時候都會在右側鼓出小小的隆起,更何況沒穿內褲的時候,陰莖的形狀線條整個暴露,橢圓形的龜頭斜斜往右上置放,順著而下的是陰莖肉幹,再來是一大包明顯分為ㄧ高一低的陰囊袋,透過卡其布料,線條都被明顯的被看見,甚至能推測出王偉山睪丸的大小。

市長終於整裝好,平整的襯衫札進畢挺的西裝褲裡,挺拔的走出大便間,並且尷尬的把自己沾了大便的白色內褲,遞給了王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