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禁止未成年阅读!1初稿

你现在看到的是淞山正在写作中的初稿,尚未定稿,可能随时多次修改,并可能与最终完成作品有很大不同,刊登出来是方便淞山会员朋友即时追踪解淞山写作情况。

写信给淞山请email:songshan2020@outlook.com

>正體中文版請點這裡<


#1炼狱

“啊!!!!”深夜里传出男人的怒吼声,间杂着金属碰撞声!

这个声音让他心痒难耐,原本已经快走的脚步更加要跑起来了!

“少爷!小心!”一个年轻男人拿着手电筒在他前面带路。

确实需要小心,因为这里伸手不见五指,路上满是湿滑的青苔。

手电筒灯光在前方摇晃,照到一个草丛,不!仔细看,其实是一个长满杂草的水泥槽。

年轻男人打开水泥槽的铁门,里头有一条黑暗的楼梯通往地底。

“放了我!!!”男人粗沉暴怒的喊叫带着回音从楼梯深处传出!

“这个警察是刚刚才活捉回来的,少爷一定会喜欢!”年轻男人满脸讨好对他说着,以手电筒灯光照向通往地底的楼梯。

他兴奋到心脏砰砰跳动,但脸上却仍维持不置可否的表情,小心翼翼扶着墙壁走下楼梯。

一条灯光昏暗的狭窄地道就在眼前,两旁石穴安装了铁栅栏。

这里在二战时期曾是防空洞,现在改建成了秘密监狱,两旁的石穴也改建成为牢房,关着….人,男人….

确实都是男人….虽然石穴很暗,但仍可以从昏黄光线分辨铁栅栏里的身形,高的,壮的,有的半裸,有的穿着破烂的衣服,但,都是男人。

“放开我!!!!”男人粗厉的叫喊声回荡在地底的洞穴,听起来格外恐怖!

砰!!砰!!砰!!间歇性还传出敲打栅栏的声响!

关押在走廊两侧阴暗石穴里的那些男人们似乎司空见惯,有的甚至躺在角落的暗处睡着了。

年轻男人带路走在前面到了地道尽头,拐了弯进入一个大石穴,灯光也敞亮许多。

两个满身刺青且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站在木桌旁边,看到他立刻毕恭毕敬齐喊!”少爷!”

这两个中年男人背后的铁栅栏里关着的男人,手握铁条,脸凑到栅栏前面,怒喊!”放我出去!!!!!”

那个男人握着铁条使劲摇动!发出砰砰的碰撞声响!

他迈出步伐,走到铁栅栏前面,这才看清楚男人的脸….

果然是他喜欢的样子,而且是超乎预期的好,很帅,阳刚,头发剃短,皮肤晒得黑,眉头纠结在一起,不老,也不小,成熟味道的男人,还戴着警帽,穿着警服和警裤,脚上穿着黑皮鞋,别着枪套….是个警察。

其实,这里关的男人都是警察….从不同地方活捉来的男警察。

不只如此,从缅甸金三角等地运来的毒品也是先汇集到这里,再通过船运或空运分销到东亚和北美。

这种非法活动肯定会引起各地警察注意,但,无论是哪个地方的警察,在重金贿赂之下,侦办行动通常就会销声匿迹,只除了,某些不识相的警察….

这些执意追查到底的警察,就会被活捉到这里。

其实,这都是他父亲的意思。

父亲希望这些警察被捉到这里之后,能够愿意收下贿款,那么,大家就都是”自己人了”。

不得不说,他父亲虽然贩毒,但不算真正的坏人….至少他是如此认为的….因为就比如说,这些被捉来的警察如果愿意收下贿款,就会被放回去….虽然并非毫发无伤,但至少能活着回去。

而且有他在,他会尽力确保这些警察可以活着。

有几次,父亲已经失去耐性了,要对某几个无论如何不愿收贿的警察动手了,都是多亏他给拦住了!

”老爷捉来的警察才刚到,我就赶快通知您了!”年轻男人走到他身旁谄媚的说,“少爷您看!是不是你喜欢的?”

说话的是他的助理,说是跟班也可以,叫做阿强。

阿强说的没错,被关在里头的那个男人….真的….很帅….满脸的汗,非常愤怒的表情….

当然一定会愤怒了,被关进货柜里,就像运猪一样的被绑到这里,任谁都会愤怒。

这样正好,因为他喜欢看阳刚的男人愤怒。

而且,看起来,阿强为了投他所好,应该也先做过”处理”了,警帽什么的都还戴在那个男人头上。

没错,这是这样….他就喜欢穿着完整警服的警察.…

只是,他虽然心里喜欢,却不想被看出来….

虽然阿强早就猜出来了!

真是个聪明伶俐的小鬼!

“还可以….”他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满脸不在乎的说。

“少爷!这个警察才刚到,还没审问,而且老爷也还没看过….”站在旁边的中年男人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说,”….现在时间也晚了,您要不要改天再….”

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讲完,阿强就抢着打断说,“你们审你们的!少爷就在旁边,不会妨碍你们工作!”

“这?”中年男人为难的看着他,这是龙哥,父亲的得力助手,父亲不在的时候,就像父亲的代理人。

他不置可否,回避了龙哥的眼睛。

”….少爷就在旁边看,有什么关系?”这时候,阿强替他说话了,”免得你们像上次一样把人打烂了,这叫少爷怎么用?….”

阿强话说到一半才察觉不对,像做了亏心事的偷瞄他一眼,改口说,”….少爷用,用,用….用来帮你们善后!对!就是帮你们善后!老,老爷也不想要你们把人给搞成那样!”

龙哥气到眼珠子胀出来瞪着阿强,但阿强也不甘示弱的瞪着龙哥,两个人就像要打起来。

”我反正晚上也睡不着,在这坐一坐….”他若无其事的拉开木椅,一屁股就坐下去,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指甲,悠哉的说,”….你们该怎么做怎么做,别管我!”

龙哥不服气的看着他还想讲什么,但阿强却站在他身旁瞪着龙哥。

龙哥不便再说什么,叹了口气,对旁边的打手使个眼色。

那个打手叫做阿凤,只穿着件汗衫,露出整条手臂的刺青,走到铁栅栏,从口袋掏出钥匙插进门锁,打开了铁栅栏。

框啷!立刻就传出金属撞击声!

他坐在不远处的木椅,这才注意到,那个警察两脚绑了铁链,两手也绑了铁链,

难怪敢直接打开铁栅栏,原来是把人给栓住了。

栅栏里传出碰撞声,阿凤跟那个警察扭打成一团,看起来那个警察还满不受教的。

但,阿凤可是龙哥亲自带出来的头号打手,既然那个警察手脚都被绑住了,怎可能是阿凤的对手?

果然没多久,打斗声就停止了,阿凤站在那个警察背后,把那个警察的两条手臂扣在后腰,把警察给推出了栅栏。

那个警察的警帽椅已经掉了,露出汗湿的一头短发,一脸咬牙切齿的样子,被推着走出栅栏的时候,还不时用肩膀顶撞背后的阿凤!

“你已经在我们手里了,不必再无谓挣扎了!”龙哥冷冷的站在木桌旁边,打开了桌上的手提箱,满满的钞票在里面,”十万美金,不连号的现钞,这个价码很高了….”

“呸!”那个警察瞪出了铜铃大眼,虽然双手都被扣在背后,仍然一副要冲出去暴打龙哥的样子,怒吼着,”这些脏钱!别想收买我!”

“何必呢?”龙哥点起一根烟,呼出一口白雾,对站在警察背后的阿凤使了眼色。

阿凤从裤袋里掏出了烟盒,抽出一支烟放到嘴里点燃,接着就取下嘴里的烟,放到那个警察的嘴边,那个警察嘴角抽搐了一下,张嘴含住了烟吸了一口,呼出白雾。

“这就对了,大家都朋友,不必那么激动….”龙哥转身看了他一眼,对他笑了一下,”少爷,您也来支烟吧?”

他不自在的朝龙哥摇了摇头,并且稍微调整坐姿。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警察皱起眉头看了他一眼。

在警察从栅栏里被推出来之后,他终于看清楚那个警察的身体全貌。

不得不说,真的很壮,从夏季警察制服短袖里伸出的手臂肌肉胀满到鼓起,胸膛裹在警服衬衫里仍然能看见块状胸肌的轮廓,然后是警裤….很鼓的裤裆,看起来很扎实的一团….

他突然有点害羞,低下了头。

龙哥隔了张桌子在他身旁坐下,吸了口烟,吐出白雾,好整以暇的对站在面前警察说,”你们队长已经收了,局长那里也打点好了,你何必挡着大家发财?”

“你!?”那个警察又激动起来,张嘴痛骂!”你们果然都串通好的!”

“知道是串通就好!就你不合作!”龙哥突然拍了下桌子,发出砰然巨响!”收还是不收?”

“操你妈的放开我!”那个警察又开始挣扎,扭着肌肉发达的身体想从阿凤的手里挣脱!

“你们这种人,我看多了!”龙哥不耐烦的捻熄了烟,并且下令!”敬酒不吃吃罚酒!用刑!”

阿凤领命,立刻抬起手从石穴顶上拉下一条铁勾子,勾住了绑住那名警察双手的铁链。

阿凤走到旁边,转动一个轮盘状的东西,紧接着铁勾子就发出喀滋声往上拉。

随着铁勾往上拉,那个警察的双手跟着往上抬高。

那个警察抬头望向石穴顶,气急败坏的扭动身体挣扎, 想把双手挣脱铁链。

怎么可能挣脱?这可是专业的刑房,这些都是专门的刑具,专门用来治这些不愿配合的警察。

他坐在旁边的椅子,目睹这一切的发生,心脏砰砰跳动。

那个警察的两条手臂已经被铁勾子拉得举高到头顶,看起来就像被吊着。

那个警察仍不放弃挣扎,左腿往前跨步,但却无法跨远,因为脚踝被铁链绑住。

警察粗壮魁武的身体扭曲侧转,抬头望向自己高举的手臂,使劲挣扎拉扯铁链,发出铿当的金属碰撞声!

阿凤已经站在那个警察面前,伸手揪住了警察身上的制服!

嘶!擦!阿凤的两手使劲一扒!扯开了那个警察身上的制服衬衫!

雪白的圆领内衣立刻就露出在警察制服里面!

白色内衣汗湿了….贴在肉上,透出肉色。

他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警察的脸部皮肤也湿漉漉的渗满汗珠,剃得铁青的唇边就挂着一粒豆大的汗珠….

这里通风不良,非常闷热,被拉出铁栅栏之后,又受到灯泡的光照,加上刚才扭打挣扎了一番,流汗在所难免….

阳刚的男人被绑起来,两手吊到头顶,奋力挣扎也摆脱不了,就连制服衬衫也被撕开,露出汗湿的白内衣。

阿凤已经伸直了手,扒着警察身上的内衣圆领,使劲撕扯!

滋!嘶!内衣的那一圈圆形的领口没破,倒是内衣破了,露出了深色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