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剿灭行动(简体中文)

喀镫!狭窄阴暗的楼梯间里,孙警官把子弹锁进手枪悬挂到腰际的皮制枪套,抬起粗壮手臂戴上手套,短平头底下板着黝黑面孔,习惯性的皱眉,眼神流露专注戴好黑色粗革手套。

孙警官弯下深蓝色制服包裹的结实腰杆,抬起穿进深蓝色警裤里的粗壮大腿,黑色棉质警袜踩上狭窄的梯间台阶,套进黑色高筒皮靴,沉默不语绑着鞋带,旁边站着身材魁武胖壮的王警官。

“这个…..”王警官手里抱着一叠白色的防护衣和头盔,憨厚的方脸渗满油滑的湿汗,看了孙警官一眼,犹豫的说,”…..要不要穿?”

孙警官沉默专注绑好鞋带,抬起另一只脚,穿进皮靴,继续绑鞋带,看都没看王警官,也没有说话。

王警官尴尬的笑了一下,把白色防护衣和头盔放到地上,站直身体从深蓝色警裤的裤袋掏出白色手帕擦抹额头和脸颊,打圆场的笑着说,”……算了,太热了,别穿了…..”

“那个女医师满正的…..”王警官擦了汗,把手帕塞进裤袋,扣起警察制服,转头瞄了楼梯底下一眼,张组长站在下方和吴医师满脸严肃的讨论。

”….组长好像对人家有意思…..”王警官憨厚的脸浮现色眯眯的神情,转过头来,看到孙警官已经穿好皮靴,弯腰抬起放在角落的消毒器揹到后肩,转身从消毒器拉起软管,孙警官制服上衣在胸膛部位鼓出饱满椭圆形肌肉线条,黝黑的脸紧皱眉头,检查喷嘴,一句话都没有说。

“….上次你说跟女朋友吵架,好了没有?”汗水湿透王警官的短平头,憨厚的脸笑咧开嘴,”…..不然可以考虑吴医师…..”

“吴医师有男朋友了…..”孙警官嗓音低沉浑厚的说完,拉起喷嘴,测试的朝墙壁按下开关,喷出薄雾状的消毒水,黝黑的脸面无表情,神情专注再次按下喷嘴开关,刷!的一声!喷洒消毒水雾。

“是喔?真可惜…..”王警官转头望向底下的楼梯,看到张组长灰白头发底下的无框眼镜闪烁亮光,拿着手电筒踩上台阶,朝他们走来。

“防护衣穿上!”张组长语气沉稳的说完,把手电筒交到王警官手中。

孙警官听到张组长的指示,头也不抬,没说话的维持沉默,弯腰脱下肩揹的消毒器,捡起地上的白色防护衣开始穿上,穿好了之后,又再捡起头盔,戴进短平头底下黝黑的脸。

“…..检验室的报告出来了…..”吴医师娇小身形穿着白袍走上梯间,手里拿张白纸,清晰冷静的说,”…..案发现场的天花板里采检到几只黑蚁尸体,研判是吞食到死者精液….”

“精液?”王警官神情茫然看着吴医师,肥憨额头渗出湿汗,胡渣没剃干净冒出嘴角,吴医师抬头看了王警官一眼,点点头,转头望向张组长,短直发垂落白皙娟秀的脸庞,不带情绪的说,”….黑蚁虽然受到雄性贺尔蒙吸引,但男性精液的酸性磷酸酶会破坏黑蚁行动力,最终造成黑蚁死亡…..”

“对于黑蚁的详细研究正在进行…..”吴医师转头冰冷的看着王警官,语气严肃的说,”…..至少目前知道,吞食精液能对黑蚁释放的神经毒素达到短时间免疫效果…..”

“…..但是杀虫成分的消毒剂来不及做好,目前只能暂时先用原有的消毒水…..”吴医师讲完了话,察觉到王警官听得似懂非懂看着吴医师出神,不自在的深吸一口气,飞快瞄了旁边的孙警官一眼,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报告。

“不能等,必须尽快除掉黑蚁!…..你也穿上防护衣!”张组长沉稳的中年男人嗓音响起在楼梯间向王警官下达指示,两手叉在黑色西裤腰际,转头看着已经穿好防护衣并戴上头盔的孙警官,声音低沉的对孙警官说,”…..小心!”

孙警官精悍的身形裹在宽大的白色防护衣,戴着白色头盔,看起来像个太空人,揹好消毒器,朝张组长点点头。

手电筒的光摇晃照射在阴暗狭窄的楼梯,孙警官揹着消毒器走在前头,王警官拿着手电筒跟在后面,两名警官都穿着白色防护衣戴着头盔,隔着底下的两层楼梯,跟着身穿白色短袖衬衫的张组长。

闷热的楼梯间密不透风,汗水湿透张组长的衬衫贴在后肩,清晰透出底下白色背心的弧型肩带轮廓,眼神关切的看着楼梯上方的两名部属。

“好热!”王警官戴着白色隔离手套拿着手电筒往前照射,低头从楼梯扶手缝隙,看到隔着两层楼底下跟在后头的张组长身影,习惯动作想掏出手帕擦汗,却只摸到防护衣的表层,楼梯间响起孙警官愤怒的低吼,”照前面啦!你照哪里?”

王警官这才发现手电筒照偏了,连忙摆正方向,跟在孙警官背后一阶一阶爬上楼梯,王警官从孙警官穿着白色防护衣的庞大背影往前方望去,手电筒光线投射灰暗的水泥墙壁,深灰色湿滑的水痕清晰可见。

“这里漏水….”王警官在头盔里喃喃自语,握着手电筒往上方照射,铁锈斑驳的门就在顶上,”…..到了,外面就是水塔!”

孙警官毫不迟疑的踏着沉稳脚步走在上方阶梯往铁门迈去,手里握着消毒喷嘴,软管连结肩揹消毒器。

王警官不敢放慢脚步跟在底下,抬手扶下歪掉的头盔,手电筒偏了方向照向铁门边的墙壁,密密麻麻爬着十几只蟑螂大小的黑蚁。

“小心!”王警官惊骇大叫,声音都还没来得及喊出,孙警官早前一步已经按下喷嘴开关!刷!的一声!消毒水喷向铁门边的黑蚁群。

手电筒光线照射下,清晰可见消毒水雾状的水滴淋雨般落在挤在一起的黑蚁群,十几只黑蚁圆大头部紧靠彼此,虽然被消毒水泼洒却丝毫不为所动。

黑蚁头部长出细长的毛绒触角,挤在一起就像几十盏的探照灯,触角像突然听到指令般整其一致翘往孙警官的方向,紧接着一只黑蚁转头离开蚁群,细长六只蚁脚快速爬动,从墙壁爬到地上,爬向孙警官的方向。

“撤!快撤!”王警官粗厚嗓音高喊,伸手想把孙警官往回抓,孙警官却不为所动,沉着往前踏出步伐,站上梯间平台,抬腿朝着爬来的黑蚁猛力踩下!

王警官连忙把手电筒照向孙警官裹在白色防护靴里的脚,看到孙警官腿抬起来,地上躺着被踩扁的黑蚁,连忙把手电筒照向墙壁,十几只黑蚁密密麻麻爬到地上朝孙警官爬去!

“小心!后面还有!”王警官抬起手电筒照向墙壁,光线所到之处的墙壁变成黑色,密密麻麻爬满上百只黑蚁圆大的头部和身体,像黑色大军从墙壁往地板爬。

孙警官精悍的身躯站在王警官上方的楼梯平台,抬起手里的消毒喷嘴,刷!兹!!强力消毒水柱喷向墙壁的黑蚁像是洪水般的冲散黑蚁群,却有几十只黑蚁已经爬上孙警官穿着白色防护靴的脚。

碰!碰!孙警官戴着白色头盔的黝黑脸庞皱着眉,神情严肃沉着,不断蹬腿踩死地板上的黑蚁,但黑蚁实在太多,好几只黑蚁沿着孙警官的白色防护靴脚跟,爬上了白色防护裤。

王警官连忙跑上台阶到孙警官背后,伸手猛力拍落孙警官腿上的几只黑蚁,黑蚁群却仍像潮水般持续涌来。

“怎么了?情况怎么样?”张组长雄浑嗓音从楼梯底下传来,王警官使劲拍落孙警官腿上的黑蚁,着急转头朝楼梯底下大喊,”发现了!太多只了!”

“马上撤退!”张组长的声音掺杂快步跑上楼梯的脚踏声,王警官转身拍落孙警官脚上黑蚁,拉着孙警官的白色防护衣,想要把孙警官拖下楼梯,却惊骇见到黑蚁爬满孙警官两腿,孙警官身上的白色防护衣和手臂就连肩揹的消毒器都密密麻麻爬满黑蚁。

孙警官穿着白色防护衣的精悍身形像被黑色漩涡包围,几十上百只黑蚁卷上孙警官的脚和身体,白色防护衣被黑蚁吞噬,所爬之处像蝗虫过境落下阵阵白色棉屑,露出孙警官白色防护裤底下的深蓝色警裤,又露出孙警官挂着枪套的黑色警用宽腰带,再露出孙警官深蓝色的警察制服,吞噬掉头盔,露出孙警官黝黑的脸。

孙警官短平头湿透,黝黑的皮肤闪烁湿滑汗光,紧皱眉头板着脸拍掉手臂上的黑蚁,低头拍掉爬满胸口的黑蚁,黑蚁数量实在太多,已经爬满孙警官的警裤,爬上孙警官穿着警察制服的胸口,爬上孙警官露出警察制服领口外的脖子,爬进孙警官后耳根。

孙警官紧皱眉头,拍着身上的黑蚁,准备转身撤退,抬头见到站在背后帮忙拍打黑蚁的王警官,低沉嗓音怒喝,”注意你身上!走!”

王警官这才发现黑蚁已经爬满自己身体,白色防护衣像孙警官一样被黑蚁咬噬一空,头盔已经咬得残破,憨厚汗湿的方脸露了出来,急忙转身朝楼梯底下的张组长大喊!”别上来了!危险!”

“呃!”王警官听到背后传来孙警官低沉闷哼,连忙转头,看到孙警官身上深蓝色警裤极短时间内已经被咬得残破,露出蓝色底深蓝条纹四角拳击内裤的一角,黑蚁爬满孙警官黝黑脖子,咬噬孙警官脖肉。

孙警官脖子被黑蚁咬出血痕,黑蚁触角分泌淡乳黄色黏液,渗进孙警官脖肉伤口,融进颈部血管。

孙警官精悍的身形突然抽搐,几乎跌倒的伸手扶住楼梯栏杆,孙警官两条大腿赤裸的从残破警裤里露出来,两条大腿交界处露出蓝色底深蓝条纹四角拳击内裤的裤裆蓬松鼓胀得像装载饱满的芒果,黑蚁像接到指令,迅速从孙警官的腿部和小腹四周涌向胯下中央的内裤凸起部位,另一群黑蚁爬则迅速爬向孙警官穿着深蓝色警察制服的胸口,几十只黑蚁圆大的头部同时咧嘴露出尖牙咬噬警服的聚酯纤维布料,深蓝色棉屑雨般洒落在孙警官黑色警靴的脚边,几秒钟内,警服被咬成碎片,露出底下背心内衣的白色棉布。

孙警官黝黑的脸紧皱眉头,强咬牙根,像忍受极大痛苦,黝黑赤裸的汗湿肩头披着深蓝色警服残布底下露出内衣的白色肩带,雪白的内衣棉料紧贴包覆孙警官强壮胸肌,鼓胀出浑圆饱满的肌肉线条,几十只黑蚁爬满内衣聚集往孙警官胸口隆起部位,张嘴露出尖牙撕开内衣棉料,露出内衣底下黝黑健硕的强硬肌肉,黑蚁圆头钻动,雪白色的棉屑洒落出来,露出一粒深褐色的男性乳头,黑蚁迅速朝乳头聚集过去,张嘴啃咬乳尖,爬满了乳茎。

孙警官瞪大眼睛,咬牙强忍痛苦,想要抬腿下楼,粗壮大腿吃力的往前挪动,内衣下摆露出蓝色底深蓝条纹四角拳击内裤,两腿粗壮大腿艰难的维持站姿,手臂覆满黑毛撑住楼梯栏杆,从孙警官的腋下窜出浓黑的腋毛,在腋窝聚满黑蚁,孙警官的另一只手臂试探的往前颤抖伸长露出腋窝,同样爬满了黑蚁同样钻动在腋毛里。

孙警官扶着栏杆,不服输的再次低头揉压赤裸汗湿的胸口,捏死一只爬上乳茎的黑蚁,揪起一只咬噬乳头的黑蚁,但无穷无尽的黑仍蚁持续爬上孙警官饱满的胸肌,孙警官刚毅黝黑的脸颊抽搐,眉头紧皱渗出冷汗,强撑扶住栏杆,抬头用尽气力朝王警官怒吼!”走!快走!”

王警官瞪大眼睛,惊骇发现不到一分钟极短时间,自己身上警察制服和警裤也被咬空,露出湿透的白色圆领短袖内衣和深蓝色底白色直条纹宽松四角内裤,听到楼梯底下匆忙脚步声才醒觉过来,朝楼梯底下的张组长呐喊,”别上来!危险!”

“快!撤!”王警官转身朝楼梯上方的孙警官伸出手臂,孙警官浓眉抽搐,强撑移动手臂,艰难的扶着栏杆移动双腿,黑蚁爬上孙警官粗壮的腿部肌肉,爬满蓝色底深蓝条纹四角拳击内裤裤裆啃咬,圆大的蚁头张嘴露出尖牙啃噬棉质内裤布料,洒落尘屑般的蓝色棉絮,咬出内裤破口之后,几十只黑蚁快速聚集在破口四周啃咬,破口几秒钟内迅速扩大,露出底下深褐色的阴囊皮肤。

孙警官紧皱的眉头猛然抽搐,黝黑的脸神情痛苦,赤裸汗湿的肩膀揹着白色消毒器,强壮厚实的胸肌在乳头部位聚集两团黑蚁,肌肉发达的手臂覆满黑毛扶着栏杆腋窝爬满黑蚁,深褐色结实的小腹紧实收缩挂着一圈黑色警用宽腰带,皮革枪套在腰际晃动,腰带底下露出杂乱生长浓密黑毛往下窜进内裤松紧带,底下挤满黑蚁元大的头张嘴啃咬内裤布料,胯下两侧内裤都被啃噬得只剩蓝色残布,露出强健饱满的腿根,仅存丁字裤般蓝色薄包覆孙警官胯下,从蓝色裆布左侧调出整粒松垮皱褶的深褐色阴囊凸出椭圆形的睾丸轮廓晃动在破口外头。

孙警官胯下雪花般洒落棉屑,仅存的蓝色裆布面积迅速缩小,黑蚁继续啃噬,露出底下白皙的男性胯部肌肉,黑毛浓密卷曲从裆布窜出,蓝色残布仅存长条形状连结着内裤松紧带,黑蚁迅速往连结处涌去。

蓝色布条应声飘落,掉出一条细瘦的阴茎,尖笋形状深褐色的肉条像钟摆般在孙警官赤裸露出的胯下晃动,睾丸两粒凸出硕肥的轮廓松弛挂在阴茎的底部,孙警官的生殖器官一览无遗的全都露出来了。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