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女職員 修訂二稿

4女職員

在租來的小房子裡,他一如往常吃了飯就穿著白色短袖男內衣和寬鬆四角男內褲躺在沙發,手枕在腦袋底下,看著天花板發呆。

不同於以往的是,這個姿勢使得他的乳房更加從內衣裡凸出來,甚至他都能看到好大一粒乳頭的凸點。

….也許,該去買個胸罩了…..

但他卻再也不用擔心內褲的褲腳太鬆,使得陰莖從內褲裡滑出來。

他沒有陰莖了,連陰囊也沒有。

無論躺在沙發上,腳張得再開,都不會有東西從內褲裡跑出來。

他的胯下是凹進去的,張開腿的姿勢很像是等待被插進來….

他不自在的夾起了腿。

這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不應該是這樣…..

他靈機一動,拿起手機,點開手機照片。

照片就是證據!

證明他確實是男的!

他的手指快速滑動手機螢幕上一張張風景照和食物照,他平常不太喜歡自拍…..有了!

一個年輕女孩站在電梯裡,茫然拿手機對著鏡子拍照。

….不對!他繼續往下滑!

同樣那個女孩身旁站著劉麗珠,在盛開的櫻花樹前面笑得很開心。

同樣的那個女孩,背景是日本京都的寺廟,和媽媽頭碰著頭,在自拍。

他全身發涼從沙發起身,三步併作兩步跑到櫃子前面拉開抽屜,取出裡頭的相本。

紙本相片是不會騙人的!….

略微發黃的紙本相片裡有個小女孩,旁邊的大人是他的爸爸。

一張張陳舊的紙本照片述說著小女孩的成長。

幼兒園畢業了,接下來是小學,然後是小學的畢業旅行,然後上了中學…..

他是獨生子,沒有姊姊或是妹妹,顯然,照片裡的小女孩就是他….

不對!

不是他!

是另一個人!

但,那確實是他讀過的幼兒園,還有他的小學,他記得他的小學老師。

他感到非常茫然,嚴重懷疑起自己。

….他真的是女的?

他是不是精神錯亂,誤以為自己曾經是男的?但實際上一直都是女的?

他要去看精神科嗎?

現在他百口莫辯了,所有證據都顯示他是女的。

而且本來就是女的。

他不甘心的拿起手機,打給爸爸。

電話很快接通了。

“爸!”他盡量壓低聲音,試圖讓嗓子粗一點。

“女兒!怎麼啦?聲音怪怪的,感冒了?”

爸爸的聲音毫不驚訝帶著慵懶,像在看電視。

“喔…沒…..”他慌亂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嚴肅的爸爸很少用這麼慵懶的語氣對他說話。

“是不是因為妳媽幫妳安排相親,妳不高興了?”爸爸好像突然有了精神,手機裡的聲音帶著笑意。

”…..我們就妳一個女兒,當然關心妳的終身大事…..”

“不要有壓力…..”爸爸的聲音轉為慈祥,說,”….就算妳嫁不出去,爸爸也養妳一輩子…..”

“謝….謝謝爸….沒事了,再見!”他連忙掛了手機。

連爸爸都…….

他喘著氣坐在地上,看著手機發愣。

隔天去公司的路上,他仍然心事重重。

他覺得需要尋求心理諮商,但醫生可能會覺得他真的精神失常。

也許去找靈媒?但通靈有用嗎?

他這天的打扮費了心思,頭髮沒有抹髮蠟而是自然的放下來,為了避免乳房太明顯凸出來,特地挑件比較寬鬆的深色圓領上衣,搭配休閒的牛仔褲,但他的鞋子都太大了,只能暫時先穿著運動鞋並且塞進鞋墊。

以業務員來講,這種穿著過於休閒,但也沒辦法。

可能…需要去買點新衣服….以及….化妝品?

穿過公司附近的那個公園的時候,他難以克制的抬頭,看著遠處的籃球場。

陽光下的球場空無一人。

在這種上班時間,沒有人也是很正常的。

他心裡有點失望,低著頭快步往前走。

一個粗沉的男人聲音在背後響起。

“李小姐!”

“李小姐!!!”

“李雅君!!!!”

“欸!”他突然驚醒,原來是在叫他。

他回過頭,看到穿著運動服的高大英挺男人,手裡抱顆籃球朝他走過來。

是那個年輕爸爸….王漢成…..。

那個…王漢成,應該還沒開始打球,所以不是前幾天那種渾身大汗的樣子,但也因此而顯得更加的清爽陽光。

茂密頭髮隨性蓬起,魁武骨架搭配結實的身軀,略微過大的白色T恤飄逸的隨風揚起,白色布料貼覆在寬闊的胸膛凸起兩粒乳頭。

從黑色運動短褲裡伸出的腿….毛….未免太多了,毛茸茸一條腿和乾淨清爽的臉形成強烈對比。

…..難道….陰毛也這麼多嗎?

他預期到自己有可能會勃起。

但,並沒有。

沒有了…..

沒有了能勃起的東西….

反倒是空無一物的腿間,略微顯得有些濕潤。

“這麼巧?去上班嗎?”王漢成率性隨意的抱著籃球走到他的面前,在早晨的陽光下展露一切盡在掌握中的自信笑容。

“…..對……”他眼睛不知道該看哪裡,不自在夾緊了腿,希望不要分泌太多濕潤的東西,隨口問,”…..你兒子呢?”

“我剛送兒子去上才藝班,想說來打個球,這麼巧碰到妳!”

王漢成站在他面前,個子實在太高了,他必須要仰起頭才能看到王漢成的臉,因此注意到王漢成的下巴冒出了沒有剃乾淨的黑色鬍渣。

“我幾次看到妳,都沒看到妳男朋友?”王漢成裝傻的站在他面前詢問。

他猜到王漢成的意思,不好意思的低頭輕聲說,”我……沒有男朋友…..”

“妳這麼漂亮怎麼可能沒男朋友?是不是太挑了?”王漢成高大的身軀仍然站在他面前。

他低著頭,注意到從王漢成的腿,肌肉非常結實,兩隻毛茸茸的腿一路往上延伸進黑短褲,讓人好奇黑短褲裡有什麼東西。

那條黑短褲裡….藏了什麼樣的內褲?他的腿間更濕滑了…..

他連忙抬頭,不自在的說,”….我….工作忙….對了?你太太呢?”

“喔…..”王漢成英挺帥氣的臉閃現一絲陰鬱,”……兩年前過世了,乳癌…..”

“對不起….”他心裡浮現那個可愛的小男孩的臉,突然覺得難過。

王漢成搖搖頭,強顏歡笑的說,”日子還是要過…..就是……孩子還小,需要媽媽…..”

“對,這麼小沒有媽媽…..太可憐了…”他眨著眼睛,抬起頭,看到王漢成那雙粗獷的眼睛閃著光看著他。

“我….我一直想給兒子找個媽媽……”英挺陽光臉上的那雙眼睛深深看著他。

“呃……”他籠罩在王漢成粗獷卻溫柔的目光底下,全身都快癱了,不自覺又更夾緊了腿,避免分泌出太多東西。

“我…..我快遲到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眼神亂飄,想要轉身逃走的時候,王漢成卻著急衝動的喊!“可以加妳嗎?”

“喔…..這…..”他不知所措的時候,王漢成已經掏出手機,滑出聊天app的頁面,點出一個二維條碼。

“喔….好….”他連忙掏出手機,朝著那個二維條碼掃了一下。

手機上出現一個英俊男人的頭像,寫著”王漢成”

….連名帶姓把真名寫在聊天app的人…..好像不多了。

“君君?好可愛的名字!”王漢成拿起手機,笑著看著手機螢幕,抬手點了幾下!

他的手機立刻發出聲響。

寫著”王漢成”名字的英俊男人頭像發來一個揮手打招呼的小熊貼圖。

“不耽誤妳上班了….保持聯絡!”王漢成收起手機,高大的身材站在他面前展露爽朗率性的笑容。

“再見!”他慌忙收起手機,轉身快步往前走。

就這樣?在路上就這樣加了一個男人到手機裡?

他懷疑自己是否太隨便了?

到底?一般女生怎麼處理這種狀況?

他必須找時間問一下劉麗珠。

他走進辦公室的時候,劉麗珠自己就跑過來了。

“妳怎麼遲到了?”劉麗珠神祕兮兮的轉頭望向總經理室,”….吳總一早就在找妳!”

“找我?怎麼了嗎?”他心突然揪緊了一下。

這幾天昏頭轉向的,預定的拜訪客戶計畫全都沒有執行。

“不知道,妳自己小心!”劉麗珠說完,扮鬼臉吐了舌頭,輕手輕腳又溜回座位。

他深吸口氣,定了定神,挺直腰桿,抬腿朝總經理室走去。

“李姐!早!”西裝筆挺的年輕男人恭敬的站在走道邊向他問好。

“嗯!”他面不改色的冷淡回應,繼續往前走。

“早安!李姐!”

“雅君姐,早!”

“李姐,早!”

穿著黑色襯衫和黑色窄裙裹著黑絲襪的年輕女業務員從遠處走來,眼睛快速從下往上打量他的穿著,目光帶著挑釁向他打招呼,”李姐早!快休假了…..穿得很休閒啊?”

“嗯?”他停下腳步,看著面前的那個女業務員。

那是許慧如,進公司才半年,但表現十分出色,這個月截至目前是業績冠軍。

許慧如的臉上化著精緻的淡妝,屬於裸妝的色感,皮膚看來晶瑩剔透,特別是嘴唇,抹了櫻桃色唇釉,油滑性感卻又帶著一絲純真。

“吳總說了,李姐休假的時候,業務就由我暫時代理….”許慧如抬起頭,恭敬的目光裡帶著一絲不以為然的驕傲,說,”…..到時候,還要請李姐多指導…..”

賤貨!他在心裡罵!

不要臉的騷貨!狐狸精!

但他仍不甘示弱的抬起頭,冷淡就是他向來的武器,對許慧如說,”……但是…..客戶只願意找我……”

“我就盡量幫妳吧!”他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說,”….妳自己也要加油!”

他說完就看都沒看許慧如的轉身,頭也不回走向總經理室。

玻璃門裡,吳總魁武的身軀穿著筆挺的深藍色西服,坐在辦公桌後頭在講電話,抬起頭看到了他,示意他進來。

他推開了門,吳總已經把電話掛了。

“怎麼來這麼晚?”

吳總黝黑的臉龐上那兩道武將濃眉不怒而威,他每次見到都不由自主從心裡發抖。

“不好意思….我…..”他抱歉的開口想要解釋,卻被吳總給打斷!

“…..害我擔心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吳總臉上的表情摻混了責怪與關切,著急的從辦公桌後頭走出來。

但卻沒走向他,而是走向了那片霧面玻璃牆壁。

隱約可見外頭的辦公室隔板探出一個一個的腦袋,見了吳總走過來,那些腦袋又一個一個縮進隔板裡。

吳總拉下了百葉窗,把外頭的辦公室都遮擋住了。

“坐!別老是站著….”吳總轉過身,黝黑粗糙的臉浮現一絲的緊張,向來幹練俐落的五官好像有點不知所措,說,”妳都跟我工作這麼久了,怎麼還這麼生疏?”

“喔….我….”他不知所挫的坐在門邊的沙發,吳總也跟著坐在他身邊。

“昨天…..真的對不起…..我太衝動了!”吳總那張大老粗的臉,難得顯得緊張,兩手握在一起,炯炯有神的目光望著他,說,”….小張說的對!我真的喜歡妳!”

“啊!?我…..”他目瞪口呆看著吳總的臉。

那張臉粗糙陽剛像一頭蠻牛,年紀大了他一些,互動的感覺有點像是爸爸,就坐在他面前,距離這麼近,都能聞到從被西服包裹的強壯身軀裡飄出雄性的氣味,襯衫袖子裡露出來的手腕戴著圓大的金錶,冒出濃密捲曲的黑色手毛。

吳總裹在深藍色西褲裡敞開的兩腿,因為坐姿從褲襠鼓出膨大飽滿的布包,褲腳底下露出深藍色紳士絲襪,還有一截長滿黑毛的腳踝。

吳總像是一頭裹在西裝裡的野獸,是皮膚黑的,壯的,毛多的野獸。

他覺得自己的腿間又開始分泌出東西了。


简体中文

#4女职员

在租来的小房子里,他一如往常吃了饭就穿着白色短袖男内衣和宽松四角男内裤躺在沙发,手枕在脑袋底下,看着天花板发呆。

不同于以往的是,这个姿势使得他的乳房更加从内衣里凸出来,甚至他都能看到好大一粒乳头的凸点。

….也许,该去买个胸罩了…..

但他却再也不用担心内裤的裤脚太松,使得阴茎从内裤里滑出来。

他没有阴茎了,连阴囊也没有。

无论躺在沙发上,脚张得再开,都不会有东西从内裤里跑出来。

他的胯下是凹进去的,张开腿的姿势很像是等待被插进来….

他不自在的夹起了腿。

这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不应该是这样…..

他灵机一动,拿起手机,点开手机照片。

照片就是证据!

证明他确实是男的!

他的手指快速滑动手机荧幕上一张张风景照和食物照,他平常不太喜欢自拍…..有了!

一个年轻女孩站在电梯里,茫然拿手机对着镜子拍照。

….不对!他继续往下滑!

同样那个女孩身旁站着刘丽珠,在盛开的樱花树前面笑得很开心。

同样的那个女孩,背景是日本京都的寺庙,和妈妈头碰着头,在自拍。

他全身发凉从沙发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柜子前面拉开抽屉,取出里头的相本。

纸本相片是不会骗人的!….

略微发黄的纸本相片里有个小女孩,旁边的大人是他的爸爸。

一张张陈旧的纸本照片述说着小女孩的成长。

幼儿园毕业了,接下来是小学,然后是小学的毕业旅行,然后上了中学…..

他是独生子,没有姐姐或是妹妹,显然,照片里的小女孩就是他….

不对!

不是他!

是另一个人!

但,那确实是他读过的幼儿园,还有他的小学,他记得他的小学老师。

他感到非常茫然,严重怀疑起自己。

….他真的是女的?

他是不是精神错乱,误以为自己曾经是男的?但实际上一直都是女的?

他要去看精神科吗?

现在他百口莫辩了,所有证据都显示他是女的。

而且本来就是女的。

他不甘心的拿起手机,打给爸爸。

电话很快接通了。

“爸!”他尽量压低声音,试图让嗓子粗一点。

“女儿!怎么啦?声音怪怪的,感冒了?”

爸爸的声音毫不惊讶带着慵懒,像在看电视。

“喔…没…..”他慌乱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严肃的爸爸很少用这么慵懒的语气对他说话。

“是不是因为妳妈帮妳安排相亲,妳不高兴了?”爸爸好像突然有了精神,手机里的声音带着笑意。

”…..我们就妳一个女儿,当然关心妳的终身大事…..”

“不要有压力…..”爸爸的声音转为慈祥,说,”….就算妳嫁不出去,爸爸也养妳一辈子…..”

“谢….谢谢爸….没事了,再见!”他连忙挂了手机。

连爸爸都…….

他喘着气坐在地上,看着手机发愣。

隔天去公司的路上,他仍然心事重重。

他觉得需要寻求心理谘商,但医生可能会觉得他真的精神失常。

也许去找灵媒?但通灵有用吗?

他这天的打扮费了心思,头发没有抹发蜡而是自然的放下来,为了避免乳房太明显凸出来,特地挑件比较宽松的深色圆领上衣,搭配休闲的牛仔裤,但他的鞋子都太大了,只能暂时先穿着运动鞋并且塞进鞋垫。

以业务员来讲,这种穿着过于休闲,但也没办法。

可能…需要去买点新衣服….以及….化妆品?

穿过公司附近的那个公园的时候,他难以克制的抬头,看着远处的篮球场。

阳光下的球场空无一人。

在这种上班时间,没有人也是很正常的。

他心里有点失望,低着头快步往前走。

一个粗沉的男人声音在背后响起。

“李小姐!”

“李小姐!!!”

“李雅君!!!!”

“欸!”他突然惊醒,原来是在叫他。

他回过头,看到穿着运动服的高大英挺男人,手里抱颗篮球朝他走过来。

是那个年轻爸爸….王汉成…..。

那个…王汉成,应该还没开始打球,所以不是前几天那种浑身大汗的样子,但也因此而显得更加的清爽阳光。

茂密头发随性蓬起,魁武骨架搭配结实的身躯,略微过大的白色T恤飘逸的随风扬起,白色布料贴覆在宽阔的胸膛凸起两粒乳头。

从黑色运动短裤里伸出的腿….毛….未免太多了,毛茸茸一条腿和干净清爽的脸形成强烈对比。

…..难道….阴毛也这么多吗?

他预期到自己有可能会勃起。

但,并没有。

没有了…..

没有了能勃起的东西….

反倒是空无一物的腿间,略微显得有些湿润。

“这么巧?去上班吗?”王汉成率性随意的抱着篮球走到他的面前,在早晨的阳光下展露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笑容。

“…..对……”他眼睛不知道该看哪里,不自在夹紧了腿,希望不要分泌太多湿润的东西,随口问,”…..你儿子呢?”

“我刚送儿子去上才艺班,想说来打个球,这么巧碰到妳!”

王汉成站在他面前,个子实在太高了,他必须要仰起头才能看到王汉成的脸,因此注意到王汉成的下巴冒出了没有剃干净的黑色胡渣。

“我几次看到妳,都没看到妳男朋友?”王汉成装傻的站在他面前询问。

他猜到王汉成的意思,不好意思的低头轻声说,”我……没有男朋友…..”

“妳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男朋友?是不是太挑了?”王汉成高大的身躯仍然站在他面前。

他低着头,注意到从王汉成的腿,肌肉非常结实,两只毛茸茸的腿一路往上延伸进黑短裤,让人好奇黑短裤里有什么东西。

那条黑短裤里….藏了什么样的内裤?他的腿间更湿滑了…..

他连忙抬头,不自在的说,”….我….工作忙….对了?你太太呢?”

“喔…..”王汉成英挺帅气的脸闪现一丝阴郁,”……两年前过世了,乳癌…..”

“对不起….”他心里浮现那个可爱的小男孩的脸,突然觉得难过。

王汉成摇摇头,强颜欢笑的说,”日子还是要过…..就是……孩子还小,需要妈妈…..”

“对,这么小没有妈妈…..太可怜了…”他眨着眼睛,抬起头,看到王汉成那双粗犷的眼睛闪着光看着他。

“我….我一直想给儿子找个妈妈……”英挺阳光脸上的那双眼睛深深看着他。

“呃……”他笼罩在王汉成粗犷却温柔的目光底下,全身都快瘫了,不自觉又更夹紧了腿,避免分泌出太多东西。

“我…..我快迟到了…..”他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眼神乱飘,想要转身逃走的时候,王汉成却着急冲动的喊!“可以加妳吗?”

“喔…..这…..”他不知所措的时候,王汉成已经掏出手机,滑出聊天app的页面,点出一个二维条码。

“喔….好….”他连忙掏出手机,朝着那个二维条码扫了一下。

手机上出现一个英俊男人的头像,写着”王汉成”

….连名带姓把真名写在聊天app的人…..好像不多了。

“君君?好可爱的名字!”王汉成拿起手机,笑着看着手机荧幕,抬手点了几下!

他的手机立刻发出声响。

写着”王汉成”名字的英俊男人头像发来一个挥手打招呼的小熊贴图。

“不耽误妳上班了….保持联络!”王汉成收起手机,高大的身材站在他面前展露爽朗率性的笑容。

“再见!”他慌忙收起手机,转身快步往前走。

就这样?在路上就这样加了一个男人到手机里?

他怀疑自己是否太随便了?

到底?一般女生怎么处理这种状况?

他必须找时间问一下刘丽珠。

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刘丽珠自己就跑过来了。

“妳怎么迟到了?”刘丽珠神秘兮兮的转头望向总经理室,”….吴总一早就在找妳!”

“找我?怎么了吗?”他心突然揪紧了一下。

这几天昏头转向的,预定的拜访客户计划全都没有执行。

“不知道,妳自己小心!”刘丽珠说完,扮鬼脸吐了舌头,轻手轻脚又溜回座位。

他深吸口气,定了定神,挺直腰杆,抬腿朝总经理室走去。

“李姐!早!”西装笔挺的年轻男人恭敬的站在走道边向他问好。

“嗯!”他面不改色的冷淡回应,继续往前走。

“早安!李姐!”

“雅君姐,早!”

“李姐,早!”

穿着黑色衬衫和黑色窄裙裹着黑丝袜的年轻女业务员从远处走来,眼睛快速从下往上打量他的穿着,目光带着挑衅向他打招呼,”李姐早!快休假了…..穿得很休闲啊?”

“嗯?”他停下脚步,看着面前的那个女业务员。

那是许慧如,进公司才半年,但表现十分出色,这个月截至目前是业绩冠军。

许慧如的脸上化着精致的淡妆,属于裸妆的色感,皮肤看来晶莹剔透,特别是嘴唇,抹了樱桃色唇釉,油滑性感却又带着一丝纯真。

“吴总说了,李姐休假的时候,业务就由我暂时代理….”许慧如抬起头,恭敬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不以为然的骄傲,说,”…..到时候,还要请李姐多指导…..”

贱货!他在心里骂!

不要脸的骚货!狐狸精!

但他仍不甘示弱的抬起头,冷淡就是他向来的武器,对许慧如说,”……但是…..客户只愿意找我……”

“我就尽量帮妳吧!”他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说,”….妳自己也要加油!”

他说完就看都没看许慧如的转身,头也不回走向总经理室。

玻璃门里,吴总魁武的身躯穿着笔挺的深蓝色西服,坐在办公桌后头在讲电话,抬起头看到了他,示意他进来。

他推开了门,吴总已经把电话挂了。

“怎么来这么晚?”

吴总黝黑的脸庞上那两道武将浓眉不怒而威,他每次见到都不由自主从心里发抖。

“不好意思….我…..”他抱歉的开口想要解释,却被吴总给打断!

“…..害我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吴总脸上的表情掺混了责怪与关切,着急的从办公桌后头走出来。

但却没走向他,而是走向了那片雾面玻璃墙壁。

隐约可见外头的办公室隔板探出一个一个的脑袋,见了吴总走过来,那些脑袋又一个一个缩进隔板里。

吴总拉下了百叶窗,把外头的办公室都遮挡住了。

“坐!别老是站着….”吴总转过身,黝黑粗糙的脸浮现一丝的紧张,向来干练俐落的五官好像有点不知所措,说,”妳都跟我工作这么久了,怎么还这么生疏?”

“喔….我….”他不知所挫的坐在门边的沙发,吴总也跟着坐在他身边。

“昨天…..真的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吴总那张大老粗的脸,难得显得紧张,两手握在一起,炯炯有神的目光望着他,说,”….小张说的对!我真的喜欢妳!”

“啊!?我…..”他目瞪口呆看着吴总的脸。

那张脸粗糙阳刚像一头蛮牛,年纪大了他一些,互动的感觉有点像是爸爸,就坐在他面前,距离这么近,都能闻到从被西服包裹的强壮身躯里飘出雄性的气味,衬衫袖子里露出来的手腕戴着圆大的金表,冒出浓密卷曲的黑色手毛。

吴总裹在深蓝色西裤里敞开的两腿,因为坐姿从裤裆鼓出膨大饱满的布包,裤脚底下露出深蓝色绅士丝袜,还有一截长满黑毛的脚踝。

吴总像是一头裹在西装里的野兽,是皮肤黑的,壮的,毛多的野兽。

他觉得自己的腿间又开始分泌出东西了。

error: